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统领新闻舆论工作

2018-02-08 16:29:12

“独立媒体”不独立,那媒体究竟为谁说话?这个问题要区分来看。在中国,由于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没有自己的特别利益,因此,媒体为党和政府说话就是在为人民说话,二者在根本上是统一的、一致的。西方则不然,由于媒体从属于资本,因而不可能独立于资本唯利是图的本性,谁出钱就为谁说话成为西方媒体的普遍认知。早在1925年,《华尔街》的威廉·彼得·汉密尔顿就撰文写道:“报纸是私人企业,它不欠公众任何债务,公众也没有给予它特权,它完全是业主的私产”。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家周报的主编明确说:“广告生意就是权力,谁给我们广告生意,我们就给谁说好话。”西方媒体为大资本、大企业家说话的立场在一些关键时刻表现得十分明显。人们犹记得五年前,当“占据 华尔街”运动呼喊出“我们是占总人口99%的一般 大众,对仅占人口1%的人的贪欲 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时,美国主流媒体竟然认为这“没有价值”。

以马克思主义观统领舆论工作,必须认清西方所谓“独立媒体”的本质。“独立媒体”理念是西方观的重要理念之一。所谓“独立媒体”,是指在财政、经费、所有权上独立于政府和政党的私人媒体。西方观认为,媒体只有独立于政府和党派的控制,才能保持“政治中立”,做出客观、公正、准确的报道。据此,他们指责中国的媒体是党和政府主管主办的,没有独立性,因而就没有客观性、公正性。

西方国家政府虽不直接控制媒体和报道,却十分注意通过政策倾斜、利益交换、政治压力和公关活动影响媒体及其老板。比如,在美国总统小布什第一个任期的4年里,为有效地控制媒体,,政府和公关公司签订了价值2.54亿美元的合同,西方国家会坚决果断 地收紧“自由”的口袋。2013年斯诺登事件发生后,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认为,斯诺登的“泄密”行为损害了“国家安全”,其结果将令美国及其盟友深感不安。在此背景下,美国媒体的报道都很克制很注意。无国界组织发布的180个国家和地区的自由年度调查,认为美国追缉斯诺登的行动侵犯了“自由”

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统领新闻舆论工作

。“9.11”事件后,美国媒体几乎清一色、“一面倒”地进行“反恐”报道,美国之音仅仅因播出了几分钟采访拉登和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节目,台长便被免职,政府削减了几百万美元的经费,以示惩处。可见,西方所谓“自由”的实质是要服从于国家利益,服从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对西方媒体来讲,一条基本的生存之道就是:一边高举“自由”这面旗帜以装点门面,一边严格把握自己的报道尺度,绝不触及国家的利益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利益。

当前,中国正处在改革、发展的关键历史时期。从国内看,我们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中国人民从未像今天这样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如此之近;从国际看,我们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日益走近国际舞台的中心,国际社会日益关注中国、期待中国、借重中国。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绝不能对境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搞乱中国、西化分化中国的图谋掉以轻心,要充分认识到,舆论一旦失控,会撕裂社会、搞乱人心、破坏发展,这种灾难性的后果,当代中国是承受不起的。

其实,世界上任何一家媒体,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都不是凭空创立、发展起来的,都有其主办者、管理者、控制者,报道都会体现特定的价值、立场和观点。在中国,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舆论报道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是天经地义的。在西方,所谓的“独立媒体”虽然不从属于政党和政府,却掌握在一家或几家大家族、大企业、大财团手里。比如,《华尔街》、福克斯广播公司、《泰晤士报》等都属于默多克旗下的集团。哥伦比亚广播公司、MTV电视以及联合派拉蒙电视,归维亚康姆集团所有,英国《金融时报》和政经周刊《经济学人》同属皮尔逊家族旗下的皮尔逊集团。可见,西方观鼓吹的所谓“独立媒体”,本质上是一个虚假的命题,“独立媒体”可以独立于政党、政府,却不能独立于资本,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独立媒体”。

观是舆论工作的灵魂,是管根本、管方向、管长远的东西。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深入开展马克思主义观教育,引导广大舆论工作者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这是对广大舆论工作者提出的殷殷嘱托和明确要求,我们只有坚固树立马克思主义观,自觉抵制西方所谓“独立媒体”“绝对自由”等错误观点,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有效发挥引领社会、凝聚人心、推动发展的作用,为党和国家全局工作的顺利推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习的中国梦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标签:内容2]

腹痛癫痫
癫痫病的药物治疗
德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夏季如何长高
癫痫病应到那个科就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