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粮价上涨种地反倒赔钱

2018-02-03 02:59:30

粮价上涨种地反倒赔钱,

在四川省武胜县乐善镇黄角湾村,70岁的李均华老人家里这一片地里现在长满了荒草,老人说,两个儿子都觉得种地不划算,所以到外省打工去了,土地撂荒了6年,家里的农具现在已经长满铁锈。

今年2月,武胜县农业局经过对全县3万多亩撂荒耕地进行了半个多月的抽样调查后发现,种植业效益低下才是出现撂荒的直接原因,虽然在2007年,每亩补贴提高到了51.05元,国家的种粮补贴额度提高了一倍,然而,在当地,国家对种粮补贴的提高速度赶不上生产成本的涨价速度。

由于武胜县是丘陵地形,耕地承包给农户后,每家的土地都小块分割,撂荒的土地更是分散,因此,即使一个人代耕了很多土地,也无法进行大规模机耕,纯粹靠苦力满负荷进行生产,并不是长久之计,因此,武胜县希望通过别的方式提高种粮效益,首先是政府出资建立化肥储备制度,以平抑不断上涨的化肥价格。

本周,泰国大米价格创下了每吨1000美元的历史最高记录,国际粮食市场的警报再度升级,面对日益紧张的国际粮食供应,我们国家粮食生产处于什么状态呢?我们的刘熠晨在春耕季节赶到了西部产粮大省――四川,他在这个天府之国看到了怎样的景象?

临近谷雨,正是插秧的好时节,在四川省武胜县,到处都能看到农户们忙着耕田插秧,一派火热的生产景象,在乐善镇黄角湾村,70岁的李均华老人家里有旱地和水田共四亩半,和别人不同的是,李老头这两天并没有插秧,他家的这一片地里现在长满了荒草。

由于老人6年前在田里干农活时,农机具上的耙钉钉穿了脚掌,丧失了劳动能力,从那以后,家里的耕地全都撂荒了。

老人说,这一块地很平整,撂荒6年,按照亩产900斤计算,等于损失了10800斤粮食,他家4亩半耕地都撂荒了6年,相当于总共损失了24000多斤粮食,了解到,老人有2个儿子,那他们为什么不耕种自己家里的这些土地?

老人告诉,两个儿子都觉得种地不划算,所以到外省打工去了,土地撂荒了6年,家里的农具现在已经长满铁锈,连土地承包合同都有些发霉,老人现在和11岁的孙子在家相依为命,靠当地政府发放的每月3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家里有地,还得买粮吃,这让种了一辈子地的李老头怎么想都不是滋味。

就这样,李均华家的耕地一荒就是6年,在黄角湾村,像这样撂荒的耕地有多少?据调查了解,黄角湾村共有耕地681亩,撂荒21亩,撂荒率3%,同在一个乡镇的红星村,土地撂荒更加严重。

四川省武胜县乐善镇红星村支书蒋元理: 现在还有撂荒地没有人种的,特别是零碎的地,接近有100多亩。

按照现有耕地470亩计算,红星村土地撂荒率高达21.3%,而在武胜全县,土地撂荒已经不是个别现象。

四川省武胜县农业局副局长彭国华: 根据我们今年二月份对全县撂荒耕地进行了调查,进行调查的结果是全县的撂荒耕地3.2万亩左右,占全县耕地的总面积7.8%。

四川本身就是一个人多地少的省份,而武胜县人多地少的矛盾更为突出,可这个县居然有3万多亩的耕地被撂荒,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但他们为什么舍得让这么多耕地撂荒?

武胜县乐善镇黄角湾村共有人口1015人,耕地面积681亩,人均耕地只有0.67亩,耕地非常稀缺,为什么还会出现21亩的耕地被撂荒?

四川省武胜县乐善镇黄角湾村副主任刘井华: 撂荒的地全部都没有劳动力在家里,都出去务工去了,家里有没有剩下的人口。

在这个村子,不少农户因为外出打工举家迁走,房子已经废弃,注意到,一户人家的屋前长满了杂草,门上也结了很大一张蜘蛛,很显然,房子的主人已经搬走很多年了,而在其他家庭,因为青壮劳力外出打工,留在家里的都是老人、孩子和妇女,这样,本来并不多的耕地却因为劳动力的不足显得相对过剩,出现了撂荒,在耕地撂荒的所有村子,都是这种状况。

村支书告诉,在乐善镇红星村总共有987人,470多亩耕地,人均耕地不到半亩,但是全村500多个劳动力中,青壮劳力300多个全部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200个劳动力都是老人和妇女,耕种土地有难度,因此才出现了撂荒,不过,在另外一个村子,有一位村民本身是青壮劳力,并没有外出打工,但他家的地依然全部撂荒了,他为什么要把土地荒着不种?

邓永学说,他家里有4口人,两个孩子正在上学,每年至少需要12000元,加上他和爱人的支出,要维持全家的正常生活每年至少需要20000元,那么,如果种地的话,一年能有多少收入?

邓永学告诉,像他们这种自己有时候搞不过来经常要喊人工,人工工资比较高,现在喊个小工在五六十元一天,算起来结果你种庄稼你要倒补进去,不但赚不到钱,还要倒补进去,那不如不种。种地不挣钱还会亏本,这个说法令人有些难以置信,那其它农户怎么说?

四川省武胜县真静乡海东村村民王德斌: 要是完全请人,那就没得好种,不划算了,成本高了,种地没得赚了,种子种子高,肥料肥料高,都没法种。

武胜县乐善镇红星村支书蒋元理给算了这样一笔账。

蒋元理: 除了投资,犁田每条地牛力12块,机耕20块,最高的达到20块一条地,这样算来,一亩地的投入基本上400到450块。

这些投入还不包括劳动力投入,那么,每亩地的粮食产出有多少?

蒋元理: 现在只有八九百斤,最好的也就千把斤。

以平均亩产稻谷900斤计算,目前的国家保护价是每斤0.79元,如果以0.80元计算,那么,每亩稻谷的总收入为720元,扣除400到450元的种子化肥农药等农资投入,那么,每亩收入为270元到320元之间,这样看来,种地还是挣钱的,但是,这其中并没有扣除劳动力成本。

根据当地情况,种植稻谷整个生产季节需要投入累计18个工作日,如果以每天50元雇别人帮忙,一亩地的劳动力投入就高达900元,那么,种植一亩稻谷可能要亏本600元左右,当然,如果完全由自己耕种,不请别人帮忙的话,种植一亩水稻,一年的收入就是270元到320元。

正是在算了这样一笔账之后,邓永学放弃了种地,把他家仅有的2亩2分地全部撂荒,而把精力都用在了做生意上,和他的妻子在乐善镇开办了一家小门市部,在武胜县采访中,所有的人都在跟算经济账。今年2月,武胜县农业局经过对全县3万多亩撂荒耕地进行了半个多月的抽样调查后发现,种植业效益低下才是出现撂荒的直接原因。

四川省武胜县农业局副局长彭国华: 因为种植业效益比较低下,投入的效益极差,已经出现亏的现象,于是产生了撂荒的直接原因。

那在出现了3.29万亩撂荒耕地之后,武胜县的粮食生产因此会有多大的损失?

彭国华: 如果说3万多亩,就是1万多吨。

按照每亩900斤计算,如果武胜县把撂荒的土地全都耕种,那么,3.29万亩的撂荒地可以生产稻谷1.48万吨。

3万多亩撂荒地,一年损失的粮食产量就是1.48万吨,这么多粮食足够养活两三万人口,农民撂荒看起来似乎因为农村劳动力大规模转移,但根本上来说还是种粮收入太低,这几年国家拿出了不少钱,对种粮农民发放各种补贴,可为什么农民还是嫌种粮不赚钱呢?再来看看农民怎么算的账。

首先找到把耕地撂荒的农民进行调查,乐善镇黄角湾村李均华告诉,他家即使在耕地撂荒之后,每年都能领到政府发放的种粮补贴。

乐善镇普兴村的邓永学也告诉,他家尽管把土地撂荒了,也领到了政府发放的种粮补贴,那既然领到了种粮补贴,为什么还要把土地撂荒呢?

邓永学: 你补贴一亩地补贴20多,你算吧,我两亩多地,也补得50块钱,你请个小工都请不到。

邓永学说的每亩补贴25元,指的是2006年的种粮补贴标准,根据了解,在武胜县,2006年对于农户种植一亩粮食直补和综合补贴总计25.12元,而在2007年,每亩补贴提高到了51.05元,国家的种粮补贴额度提高了一倍,然而,在当地,国家对种粮补贴的提高速度赶不上生产成本的涨价速度。

一年之间,碳氨的价格上涨了48%,而农忙季节雇佣人工的价格也从去年的每天30元上涨到了目前的50元;另外,种子农药等农资也都在大幅度涨价,每亩耕地的生产成本上涨了百元以上,而与此同时,粮食价格略有上升,但不足以抵消生产成本的涨价。

彭国华: 由于我们这个农资价格上涨,但是我们这个粮食的价格涨幅不大。

据了解,在武胜地区,2006年的稻谷收购国家保护价是每斤0.72元;2007年依然维持每斤0.72元不变;2008年4月的价格为每斤0.79元。

彭国华: 也就是说粮食涨幅的这部分被农资价格上涨冲淡了,也就是说他要亏。

武胜县希望通过别的方式提高种粮效益,首先是政府出资建立化肥储备制度,以平抑不断上涨的化肥价格,由政府出资200万元直接介入供销系统,由供销系统提前购进一批化肥;淡季时,储备中心会全部存满。

国家种粮补贴在增加,粮价也在上涨,但它们加到一块,还赶不上种粮成本的增加,在这种压力下,农民只好选择了撂荒这种办法,如果不尽快改变这种状况,不仅对农业生产力是种浪费,更会威胁到国家的粮食安全,那武胜县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这些撂荒土地重新种上粮食?

如何减少土地撂荒,让所有的耕地都种上粮食?武胜县农业局负责人告诉,县里最主要的措施是鼓励代耕。

彭国华: 充分利用乡、村或一些中间组织,由代耕者和土地撂荒者相互进行协商过后,以协议的形式将土地进行代耕。

武胜县将治理土地撂荒作为任务下达到了乡镇政府和村委会,但是,治理效果并不明显,黄角湾村的一位代耕者把别人的撂荒地耕种了一年就放弃了,这是为什么?

四川省武胜县乐善镇黄角湾村村民代耕者他放弃代耕别人的撂荒地,但把自己的地全种了粮食,因为他年龄大了,没法出外打工,只能种地,与这位代耕者不同,在当地听到一位代耕种田大户,已经接手了别人十五六亩的撂荒地,都种上了粮食,那他是一什么条件代耕撂荒地的?

: 你种他们的地你要给他们钱吗?

唐华明: 都不给钱,我们代耕都不给钱,他(耕地承包户)只有粮食直补款,由他自己领。

唐华明说,他种地靠规模产生效益,自己家有5亩耕地,加上代耕的撂荒地,总共种了20多亩地。

: 种的这些地现在有没有收益呢?挣钱多不多?

唐华明: 种地从利润来说是不高,但是种地种的多的话,我一个人一亩地如果20元钱,我十亩地可以200元钱,一亩地有200元钱,我十亩地就有2000元钱,我只是从差距来说。

唐华明说,他种了20亩地,即使农忙季节也不雇佣人工帮忙,都是他一个人耕种,全年满负荷劳动,节省下来雇小工的钱就是自己的收入,一亩地五百元的话,20亩地一年就有一万元的收入,那这个村子现在还有100亩撂荒地,唐华明表示不愿再代耕了。

蒋元理: 他主要是挣劳动力的钱,因为他当作给别人打工每一天50元,他现在给自己种一天也相当于去给别人打工一天50元,但是他只是现在解决他暂时年纪比较年轻的情况下,他这样,但长年累月,长期下去是不现实的。

彭国华: 政府出资200万元直接介入供销系统,由供销系统提前购进一批化肥。

四川省武胜县农资供销联合社主任王元平: 这一片就是我们的储备中心,所有的都是中心储备库,下边还有24个,300平方米以上的储备点,淡季的时候,我们把这个地方是全部存满了的。

据介绍,由于政府出资建立了化肥储备库,武胜县的化肥销售价格比周边地区要低10%左右,另外,就在采访时,武胜县刚刚拿到了中央财政下发的2008年种粮直补资金。

彭国华: 昨天刚刚得到好的消息,市里边又新增加粮食直补资金,也就是说农资综合补助直补资金新增了,接近一千万元,总的来说,全县的直补资金达到4246.5万元。

如何解开粮价上涨死结?

刚才我们看到的,种地不挣钱反而赔钱,在粮食价格上涨的背景下,听起来非常不真实。但我们昨天和今天连续的调查证明,这不仅仅是一种残酷的现实,而且还引发了有一定规模的土地撂荒潮。土地撂荒、农民不种地,粮食产量上不去,价格就会继续上涨。

要解决土地撂荒问题,我们以前想的是行政处罚手段,这个手段其实解决不了问题。要彻底根治土地撂荒,恐怕要从提高农民种田的积极性入手,一方面加大对农民种田的补贴,另一方面协调好各个市场,调控好种子、化肥、农药等物资的价格,使农民种田不再受制于通货膨胀,反过来又能抑制通货膨胀。

粮价上涨种地反倒赔钱

癫痫病可以检查出来
湖州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丰田汽车维修公司排行榜
比智高吃了有效果吗
羊癫风治疗要多少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