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设定恶魔 第二十八章 不怕没土匪

2020-01-16 21:34:04 来源: 池州信息港

逆设定恶魔 第二十八章 不怕没土匪

“嘿,普林斯。”西尔维娅强忍着不适应的恶心感,做到了普林斯的旁边。

普林斯缓缓扭过了自己的头,像一只食尸鬼那样。只有两颗转动的黑白色能够让人认出这是个活物——那是他的眼睛。

黯强烈的要求西尔维娅去和普林斯搭话,西尔维娅本来是抵抗的,但在“复仇”这两个字的驱使下,她终究还是去了。复仇的力量看来要比洁癖的力量更强大一点?

“你也是来嘲笑我的吗?”普林斯声音嘶哑的问。他的嘴唇都干裂了,如久旱之后的土地。他已经独自在那里坐了很久,来和他搭话的几乎都是来嘲笑他的。

“是的。”西尔维娅点头同意了。

时间回归到一刻钟之前……

黯把西尔维娅拉到身前,仔细的教她该怎么说:

“首先,西尔维娅,你要明白,普通的方法对普林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他现在正处于严重的,心灰意冷的状态,要想让他重新焕发斗志,非得用激将法不可。你要用最恶毒的话去刺激他,这样才行。”

“黯,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这么卑鄙无耻。”西尔维娅感叹道。

黯摇头晃脑,单手指天,猛地一甩头,道“卑鄙无耻本来就是恶魔应该有的特性。难道你有见过善良又可爱的恶魔吗?”

他说话的样子无比正经,西尔维娅差一点就信以为真了!

“其实还是有的嘛。”

“有吗?谁啊?”

“你。”

“我?为什么是我?你之前不是刚说我卑鄙无耻吗?”

“你就是个矛盾结合体,有的时候很坏很邪恶,但是除了你以外,我找不到第二个能和精灵一起漫游大陆的恶魔,也找不到另一个致力于把我变成恶魔猎手的恶魔……其实你刚才的样子挺可爱的。”

西尔维娅吐着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时间转至现在……

“连一支箭都射不准,真是给我们游侠丢脸;没射中就算了吧,可你居然还被鸟给欺负了,难道你都不会反击的么?你手里的弓箭是摆设?我可真看不起你。”西尔维娅竭尽所能地用她所知的“最恶毒的话”来对普林斯进行嘲笑,能想到这样的话,还真是难为她了。普林斯原本沉寂的心有一次被怒火点燃。

“我不是废物!”普林斯抄起弓箭向一个地方射去。

噗!箭头入肉的声音响起。

一具人体从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掉了下来,那人用一块黑布蒙着脸,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钢刀。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谁能想到,普林斯这一箭居然从树上射下来一个人来?

“敌袭!”梅森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佣兵之一,他高喊一声,随即从车架子上取下了一面步兵大盾架了起来。那大盾是用精钢和实木构成的,上面还立有点点散发着凌厉星芒的铁刺,如果在战斗中撞到人体上,被扎出几个血窟窿是逃不掉的。

随着梅森高喊出一声“敌袭”其他人也都纷纷反应过来,一个个抄起了手边的盾牌,这些盾牌的种类杂七杂八,有单手盾、步兵大盾、骑士盾、小圆盾等等等等……

能让这群身经百战的佣兵们如此如临大敌的,除了山贼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有人可能会把山贼和强盗混为一谈,因为他们都是靠抢劫来生活但事实上,这两种可完全不是同一种类型的。

强盗通常只有几个或十几个人,抢的也大多是普通的路人,山贼就不是小打小闹了,他们通常有几百人的规模,多的甚至有上千人,其中有很多低阶职业者。他们有统一的据点,有精良的装备,有能力抵御正规军队的围剿,他们不劫行人他们劫的是商队!

商队管事巴安躲在车底下瑟瑟发抖,他手里握着一把小弩,腰上也挂有长剑,但是他只是一个弱的不能再弱的见习剑士,随便是个谁都能干掉他,此刻躲在车底下也是实属无奈,只是为了保命才出此下策。

“怎么会这样?”巴安喃喃道。明珠商会的商队每次出行都会带上一批超额的财物,专门用来给那些山贼当过路费,这次的货物中有一车宝石就是这样的买路钱,按照规模的不同,每支山贼获得的宝石也不同,这很公平,谁要是不服气,那就会受到其他山贼的集体讨伐,所以明珠商会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么一来二去,双方倒是结下了良好的合作感情,那些山贼为了源源不断的收获,还会主动帮忙疏通道路什么的。总之,往常这条路是绝对不会有危险的。

这次出货,之前一路上双方也很是相安无事,而眼下的这个路段是没有山贼驻扎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批呢?

还没等巴安想完,一大批箭矢就在嗖嗖的破空声中铺天盖地的袭来,飞蝗般的箭雨将巴安死死地压制在了车底下。

盾牌后面躲着的佣兵们也很是不好受。梅森感觉着手腕上传导过来的大力和箭头钉入盾牌发出的如同敲门一般的咚咚声,心中祈祷着这次一定不要出事。

西尔维娅可没有盾牌,她只能依靠自己的灵巧和车架提供的一点遮挡来躲避箭雨,可是箭雨实在是太密集了,没多长时间,西尔维娅的身上就多了几处擦伤。

“蹲下!”一声大喝传来,西尔维娅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大力就直接将她按倒在地,紧接着就是一片黑暗笼罩了她。

黯单膝跪倒在西尔维娅面前,他的手将宽大的斗篷支了起来,西尔维娅被包在这片防御之中,她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黯的脸。

“蹲好别动,这斗篷可没多少防御力,要是离开了我的身体范围,被一箭射死的时候,你可别说我没救你。”感觉到怀中的少女在左顾右盼,黯低声制止道。

“哦。”西尔维娅小声应了一声,她不在扭来扭去,转而不自觉的抱住了黯的腰。

嗯,感觉不错,有点像小时候缩在父母怀里一样。

“这感觉,好温暖……”

镇江市丹徒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宝鸡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治白癜风医院
宁波治疗阳痿医院
银川治疗牛皮癣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