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缘去情未了

2018-09-15 09:58:43

月上中天,宁静又回到了陈菊的卧室,她念着王德虎的名字,又一次艰难的进入了梦乡。

先前的争吵,慢慢的被心灵滤去,成就着别离的梦呓。曾经的明月,曾经的风雨,都结晶成了一块美丽的宝石:淡淡的喜欢,淡淡的思念,淡淡的流泪,淡淡的心疼,都如影随形的不离不弃。

一夜心情的汇集,醒来后还在想,犹如夏季的风,悠悠的飘忽着,一层层的堆砌,又一层层的拆散,空留辛酸在房间。

陈菊与王德虎离婚多时了。刚结婚的时候,他俩都曾以为这就是永恒,绝不会有二。没想到美丽的爱情如同美丽的雪景一样,下边有时会覆盖着一些杂乱无章的东西。婚后的新鲜感就像雪景一样很快融化了,不多时,他俩就不再愿意为对方而委屈自己,他不愿意再听她的琐碎唠叨,她也对他的言行打心眼里开始犯腻。时间一长,彼此都觉得对方成了自己生活的多余,无端的指责和冷战,经久不息。先前用心编织的爱,渐渐被拆散了。松手的那一刻,他俩却又都感到了隐隐的心疼和浑身的不适。

离开后,他俩又一直在逃避,直到有人再给他们各自介绍另一半时,他俩才终于接受了现实。

再婚后的陈菊,碰到事情就想拿现在的他与王德虎作比较,现在的他条件不错,对陈菊也好,陈菊有求他定会满足,陈菊无求他也能想到前边。可是,这并没有给陈菊带来多少惬意,有的却是对先前王德虎“钱该花的花、不该花的一分都不能花”的说法的顿悟:举家过日子,心里不能没有谱,再说了,像现在的他这样,一味的叫自己追求肤浅的彰显、虚华的表露,又能显示出什么呢?很难说,天天喝参汤能喝出健康,会会买新衣能穿出高尚。

于是再次的婚姻没有让她满足,遇到烦心的事情,她还是总是想到王德虎,似乎那里仍然是她的去处。

王德虎也好不了多少,离开陈菊后,他觉得自己一直处在摇摆和飘忽之中,他也曾劝过自己:放下吧,该去的已经去了,可是,他却怎么也放不下,仍然在被秋风打残的爱情树枝上低吟浅唱着,为了陈菊的幸福,他甚至能从早上祝福到晚上,他真的舍不得放弃她呀。

于是,他俩在爱与恨、离与合的边沿上默默的踟蹰着,守侯着那份在两个新家庭的夹缝中的感动和激情,没有目标,没有结果,只有心疼。

一天晚上,他俩又一次约到了一起,依然是老地方,依然是老话题。也不知是被深情所感,还是缘分在召唤,这时竟有一曲伤感的旋律从夜幕深处飘到了他俩的耳边:

你伤了我的心却又伤得不够彻底

让我恨你恨的累了之后

又开始怀念你

这是张信哲的那首《绝情》歌,王德虎深沉的听着,陈菊一直在哽咽,她又一次反思、检点、悔恨自己。王德虎没有像以往那样,附和着陈菊的悲伤,而是打开了另一个话题,继续着两颗心灵的碰撞:“陈菊,都说爱没有永远,恨能有永远吗?”

陈菊静静的看着王德虎,一时难以回答。

此刻,远处的天边升起一轮纤月,似乎要来帮助他俩捋清人间的男女情长。

便携式电源
喜尔环保空调图片
盛泰佳园三居室户型图-海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