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9:24:20 来源: 池州信息港

吾国古国古,文明五千年.  我国部诗集《诗经》中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中的“君子”肯定是一个男子的名.后代学者把他意象为道德高尚、学问渊博的美男典型.  我的朋友君子,不是古诗或古书上称作君子的美男典型.因为他的道德谈不上高尚,学问也与渊博相距甚远.当然,他不坏,也不是完全不学无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两极分化对立的人物.用大师文豪鲁迅先生的分类,可从勉强划为“苟活者.鲁迅把革命者定义为“猛士”,把反动派判称为“卑劣家”,而把中间人冠名为“庸人”或“苟活者”.  我的朋友君子是个中性人,为何不能勉强归类为“庸人”?原因是,君子既不平庸无为,也不呆板愚笨.虽然他只有中专学历,却做了大学生、研究生、博土生云集的一个南方科研所的常务副所长,成了所里一言九鼎有实权的人物.我们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搞不定的事情(非专业),君子三下五除二,轻松就能搞定.他灵活出色,一路凯歌,成了我们“大知识分子、大老九”(君子对我们的称谓)们先是鄙薄后是刮目相看的能人.  君子拿回了虚拟项目(没有评估审核批准的项目),君子交给我这个本科生来做.他为何会把连研究生、博土都眼巴巴热望的项目给我来做?除了我们是曾经的同室朋友外,深层的缘故,我起初不得而知.  我大学毕业分来这里,认识的所里个人就是他:君子。当时他是人事科长,  那天我驮包拖箱来到人事科,办公室就一个人,高高的瘦瘦的,面貌清秀精神舒畅,对人热情和蔼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  我来人事科门口,正待要开口问话,室内人却立马起身,抢先发话:“同志,你找谁?有咋事?”  “我来报到.”由于行李多,我驮得有些累说话下气不接上声,未待我告说姓名那人又先声夺人:“噢,我知道你叫肖英才,高材生。”边说边迎上来与我握手:“我叫君子,在人事科工作,认识你很荣幸!”并帮我卸下行李安顿我坐下,又是搬移电扇又是沏茶,十分标准的服务生行为,令人倍感亲切一见如故。  待我喝茶休息片刻,君子向我介绍所里的情况与工作:“我们所主要任务是科研,要项目,要出成果,是专家和科学家成长的摇篮.要成名成家,必需要先拿到研究项目,而要拿研究项目,除自身的专业水平外,还要学会做人,充分尊重领导与团结同事,不然,难于拿到项目,而拿不到项目,就出不了成果,出不了成果,你就成不了名成不了家,而成不了名成不了家,就没地位也没利益.好吧,不多说,今后生话和工作上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直接来找我.”  君子对我说的这通富含顶针绕口令语味的活,我至今记忆犹新.表看是要求,十分诚恳,仔细推敲,却话中有话,暗含告诫,天衣无缝.  办完报到手续,君子亲自带我去寝室,并非常主动地帮我拿提了大件行李.  不知何故,君子安排我与他同室而住.这研究所,除了科研成果丰硕,已经成名成家的大腕级人物,是不能安排独室而居.新进所里的,不论你拥有何等学历,统统住两人以上的集体宿舍.  不过,虽说是集体宿舍,但是,房间很宽敞,有几人住,就有几张床,几张办公桌,几个柜子,十分方便.只是我杞人忧天,担心人家有女朋友的来了不方便,但是,不久,我就打消这种多余的担忧,所里有幢类似宾馆的接待搂,专门用于安排临时或短期来所学习、工作、参观、指导的人员生活.住集体宿舍的所里工作人员,来了配偶和女友,可到接楼登记住宿,并且免费.这个,我起初不知道,是君子女友事件后,我才豁然知了.  君子有女友,且女友经常来.奇怪的是,女友一来,君子就不见了,无踪无影,像是蒸发了似的.直到星期一,才见他送走女友,软绵绵,风吹身斜,来到办公室,眼睛布满血丝,像是几天几夜没睡觉的人,疲惫之极,没精打睬,喝厌打哈,喷嚏连天.我见了,心中不忍.我以为是我的缘故,弄得他和女友无处睡觉,休息不好.于是,我对君子说:”下次你女友来了,就在寝室睡,我找人搭铺去.”  “不必.”君子淡淡地说,像压根儿不理会我的好心好意.  “不睡觉,不休息,可不行呀!”我说.  “我睡了,休息了呀!”君子回答说.  “哪里睡的?”我这人就喜欢打破铁锅问到底,因而学业优异.  “接待楼呀!”君子突然警惕:“咋啦?你是警察,查我广口?”  “啊呀,哥们!”我马上申辩:“我是见你眼丝血红,关心你哩!”  君子又点头又摇头:“你有女友吗?”  “没有.”我说.  “谢你关心.”君子叹说:“这事,你还不懂,我又不便告诉你.等你有了女友,一切就会清楚明白.”君子说完,走开了,不知他去哪.  那后,我知道所里有接待楼,哪里可临时登记住宿,且免费.  我虽然与君子同室而住,但是谋面闲聊的机会并不多.原因是君子的工作特忙:不是陪领导出行;就是接待应酬;要么整理材料或拟写报告.一句话,就是忙.人在所里,也常常要深夜才能回房.君子回房,我十之八九入了梦乡.第二天清早,我习惯早起锻练,而君子还在甜睡.等我锻练回房,君子又走了.你说,我与君子是不是同室而居却难谋面闲聊?  不过,我并不落寞,因为我爱好文学写作,需要更多独处深思的时间,君子与我错开时间,恰恰为我舞文弄墨提供了方便.我写的文章,不时在报刊杂志发表,特别是结合专业的科普作品多.因此,被人冠名为“科普作家”.君子喜欢读我的作品,欣赏和崇拜我.君子很谦虚,几乎每次拟写的报告都来请我帮忙修改.我们是室友,我对君子自然是有求必应,且修改得刻苦认真,几乎是一字一词斟酌,一句一段推敲,谋篇布局设计,煞费心机.恕我直言,君子的文字文化功底不咋样,毕竟是中专毕业,肯定书读得偏少,引经据典,常常差错,要不,风马牛不相及,遣词造句,丢宾缺谓,不时语病,形成肠梗阻.  不是自吹自夸,经我修改,或推倒重写的报告,直如星月,灼灼光芒.君子因此获益非浅,深得领导厚爱与器重.  对于我的鼎力帮忙,君子很记恩情,总会千方百计投李报桃:要么在所领导面前美言我,弄得所领导找上门,索要我刊发的文章;要么悄悄提供我生活和工作上别人不比的方便;要么找机会邀我去宾馆撮一顿,打打牙祭,饱饱口福;要么带我进城娱乐,消遣放松.有次,未经我同意,他给我请来了小姐.我不谙情事,惹人家小姐说我闲话奚落我.我很气愤,怀疑君子不安好心,拖我下水.君子知道了,说:“啊呀,老弟,你真迂夫子呀.生为男人,雄风猎猎,既干事业,也要吃喝玩乐呀!你还没结婚成家,找个女人玩玩,有个很好的性生活体验,可以充分放松,愉悦身心,有咋不好?男女那事,好比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何乐不为?不违法也不犯规,咋是拖你下水呢?”  不论君子如何辨说,我对君子不经我同意给我叫小姐让我受奚落嘲讽出洋相难堪,还是不能理解,尽管我身为男人,已经发育成熟,对女人有着非常强烈的渴望,每当夜深人静,躺在床上,不能入眠时,那渴望就成煎熬与痛苦.但是,生活中,那渴望是天上的月亮,可欲不可求.我没学《心理学》,加之脸皮还薄,还不能得心应手去风雨情调,即使急不可耐,也只能是负罪感地自慰发泄.  经不起君子的反复好心意为我作媒,我终于答应了他给我介绍对象,并且进城与那姑娘见了面.  都说人的情感是雾里眺山水中望月,看得见摸不着,这是文人和幻想家的感觉,其实拨开云雾,拿去神秘面纱,内容简单,主题突出.用君子的话来说,就是“两厢情愿,何乐不为?”  姑娘名叫虹,长相娇美,该凸的凸了,应凹的凹了,人也阳光灿烂,那双又大又圆又水汪汪像会说话的眼睛,勾魂摄魄,令人欲拒不能,加上那恰到好处上翘的上嘴唇,更是撩人心弦的性感,简直美国女影星梦露的翻版.  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好上了,粘粘乎乎,如胶似漆,不能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沉醉在男欢女爱中,几乎忘了项目与工作.我终于感同身受了君子的”没精打睬”.这令我忽然想起《动物世界》中狮子的发情与交媾.公狮很荒唐,霸占一大群母狮,频繁交媾,长达一周甚至几周,不吃不喝,弄得自已骨瘦如柴,弱不禁风,挑战的雄狮来了,老国王公狮只好草弃江山和美人悲剧结局.  有了虹,有了生活体验,我对”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去尝一尝”这句通俗但放之四海皆准的哲言,有了深刻的理解.  大凡播种,都期待收获.君子的努力工作,赢得他仕途一帆风顺.君子得所长提携,破格升做了常务副所长.所长是院士,是家,是大腕,极少在所生活和工作.所以,常务副所长就是所里一言九鼎实权的人.君子成了所里一言九鼎的人.  成了所里一言九鼎人的君子,搬家了,离开了集体宿舍,住进了专家别墅式的单楼房.身份地位改变了,但是,君子对我的人情不变,君子没有过河拆桥,没有遗忘我这个曾经的室友文友.每当假日,他有空,就叫我去喝几盅,聊聊闲天.特别打动我的是,君子千方百计弄到的虚拟研究项目,总想到我,拿给我去做.因此,我这个本科生比研究生博土生科研成果多.弄得研究生博士生好生没面子,都眼红嫉妒我哩.  原本读书明理,但是,不少人,书读多了,反而寡情,不食人间烟火,迂得令人讨厌,不可药救.所里的有些研究生博土生,就自视清高,目中无人,甚至性格偏执,狂妄不羁.你不把领导放在眼里,领导会把项目让给你做?你没项目可做,就出不了科研成果,是研究生博士生,又有何作用?英雄无用武之地,英雄也会平庸.做人,学问第二,否则,你只有干作急、干瞪眼、干无奈、干喟叹、干沉沧的份.所里的领导又不是资本家,资本家只要利益,谁给他创造利润,就是冤家对头,资本家也用你.可是,我们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我们是社会主义.你若不为五斗米折腰,那就请你靠边稍息,或干脆学陶渊明辞职回家,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吧!  我至今记忆犹新,君子次给我项目,我做项目,去跑评走审求批项目的狼狈遭遇.  拿给你项目,仅仅是万里长征迈开的步,接下来,要做项目报告和规划书,做好了项目报告和规划书,要逐级逐层报评报审报批,这可是马拉松赛,不急不行,急了也不行,简直折磨人哩.所里规定,谁做项目谁拟报告谁做规划书谁送评送审送批.我次做项目,直如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无从入手,到处碰壁,头破血流,伤心痛楚.为了一个印章,东求爷,西拜奶,得跑几次十多次甚至几十上百次.今天领导不在,明天主任出差,大后天,干事下乡支援,弄你英雄气短.好不容易,四人齐在,人家正在麻将冲关,兴致翻天,没你言语时间.临近下班,轰地一声,鸟兽散,明天再来.  我向君子诉苦,详陈审批艰难.  “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君子吟言:“次,还是我来帮帮你,往后长点记性动动脑筋.”  第二天,君子果真驱车赶来,我随君子再次来到上周遭遇的部门办公室,室里三个人,正坐在类似茶几的高级自动麻将桌边,一边吹云吐雾,一边悠悠呷茶.  君子陪上笑脸,上前寒喧呈烟.不待主方让坐,君子自个儿一屁股坐到麻将桌的第四个位上.君子笑问:“可以玩么?”  “客人想玩,我们不陪不礼貌呀!”三人说.  君子从公文包拿出一叠大钞:“完了就结.”  “好!”三人齐声答.  我知道,君子会吃会喝还会玩乐,但是,从未见他赌过.今天是咋啦?赌起来了,邪门.  我兀立君子身边,我见君子把已经称口可以和牌的牌子也打去,打成不称口,结果点人家的大七对.不几圈下来,君子放在桌上的上万现金,风卷残云,没了.  收拾麻将桌,主人热情和蔼起来,又是让坐,又是沏茶,不亦乐乎.君子示意我把报告呈过去,人家接了只是例行公事猫了一眼,就拿笔签字拿印盖章,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我傻了眼,惊讶心颤,不得其解.  事后,我问君子为什么白输那么多钱给他们?君子奸笑,沉吟半晌才叹说:“项目就是利益,是一块蛋糕,不能独占独吃,要进行分成.古代农民起义,不就是贫富不均,因此,均贫富就成为理想和号召.今天,我们进入了经济快速发展时代,经济利益至高无上,你想批项目,不给他们分块蛋糕行吗?这分还得灵活艺术,不能直送,那是行贿受贿,上边抓得紧,逮住了,牢狱之灾,谁会冒天下之大讳,挺而走险呢?因而,娱乐,输送,分成了利益,办事就水到渠成.”  停了片刻,君子又喟叹:“你们大知识分子,脑袋不转弯,难成事哟.不过,老弟,你还好,还会不耻下问.”  哦,君子的脑袋确实灵活,好用,再困难的事情,他一到,就能立马轻松搞定.我深感:自愧弗如.  君子说的大知识分子,不是指我,而是指那些自视清高的研究生博士生.君子曾经拿项目给他们做,他们去跑评跑审跑批,跑不下,就丢下走人,还跟人家顶牛甚至吵架.事后,君子绞尽脑汁去补救,救回来了,他们不仅不感谢君子,还讽刺君子只会投机取巧,拿钱开路.更有甚者,还骂君子是只上窜下跳的蚂蚱.弄得君子笑哭不得,情形非常尴尬.他们斜眼君子,君子也讨嫌他们.   共 978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隐睾的术后护理方式
昆明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