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开采矿中断因素不谈铜价仍在很大程度上受

2019-03-09 22:58:34 来源: 池州信息港

撇开采矿中断这个因素不谈,铜价仍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中国。

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行业年会上,从Aurubis AG到高盛等一干生产商和预测机构均抱有这个观点。

铜价从2016年10月底到2017年2月中旬大涨约30%,因为中国基础设施支出增多,而且两大矿商出现长时间的生产中断。此后,在供应中断问题得到缓和,以及对中国增长可持续性的担忧挥之不去的情况下,铜价出现回落。

高盛大宗商品研究董事总经理Max Layton认为,尽管信贷助长下的房地产热潮提振了铜的需求,并对铜价构成短期利好,但较长期内这方面需求似乎不太稳定。

中国有很严重的问题,虽说已经减轻了,但过去12个月里并未得到解决,他在周二圣地亚哥举行的小组会议上表示。

撇开采矿中断因素不谈铜价仍在很大程度上受

Layton称,未来几年随着信贷增速放缓,中国经济增速势将降到历史水平的一半,铜价受此拖累,或在2020年前自当前每吨约5,800美元的水平降至5,200美元。铜价在2月份曾一度触及6,204美元的日间高点,为2015年5月来;周三,伦敦铜价报5,839美元。

摩根大通的Natasha Kaneva称,铜废料利用率大幅上升也将是近期内的一项利空。矿商目前在采矿方面面临困难,而铜废料则可以起到一定的替代作用。

精炼企业Aurubis首席执行官Juergen Schachler称,铜废料可用量的上升不仅仅是铜价上涨所致。由于中国开始拆除工业和社会发展早期建设的旧建筑,产生的铜废料正在迅速增多。

铜行业顾问Robert Edwards在此次会议上表示,中国的工业活动、基建支出与信贷依赖度都超出了预期。不过中国对未来五年全球铜需求增量的贡献不到一半。

中国需求增速将会随着该国削减重工业与基础设施产能而放缓,Edwards表示。他预计今年会有10万吨过剩供应。

此外,即使对后市持乐观态度的行业人士也在担心另一个风险,即美国实施新的边境税的可能性。

整体看,矿商仍持积极看法。智利首富家族拥有的产铜企业AntofagastaPlc预计,中国铜需求增速将保持在2%-3%的水平,足以使市场比先前预期更快地恢复到供不应求的市况。

英美公司(Anglo American Plc)负责铜业务的Hennie Faul表示,尽管铜的基本面构成利好,但中国对所有人而言都还是个不确定因素。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