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谁的伤花正在怒放

2018-10-16 12:43:57

你等在你的原地。我等在我的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还以为会有交会的一刻。却永远都是在擦肩与错过中交替。各自伤怀。却又各自坚持。我们的脑海全部塞满幸福的样子,平淡中浸透的艰辛终于瓦解了我们的依靠。在一个又一个,宁静的深夜或凌晨互相靠近着温暖。也终于变成记忆里伤花的模样。缀在胸口,刺在黑夜,暗香浮动,鬼魅妖娆。

090729、谁的伤花正在怒放。

今天是七月二十九号。恩,我知道。我们还是没有并肩一起走过这一天。原本以为、我们相遇是瞬息、相伴却可以不朽。你从来不知道我是怎样的喜爱你、你的坏脾气你的骄傲你的霸道你的纵容你的任性,你一切的一切,我享受你的好包容你的坏。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如何去离开你,没有考虑过任何结束的可能性便匆忙的开始,以至于你真的离开的时候,我开始无法接受,你的身影活在我的呼吸里,我带着它在街上乱逛。任何时光任何场合,我都想着你,你喜欢手插着口袋走路,你喜欢微微侧过头来看我,你喜欢把我的头按在你胸前,你不开心的时候总是低着头不声不响的吃很多东西,你从来都不会说好看的情话,你在我面前抽过一次烟流过两次泪松开三次手转过四次身,我很想你很想你,没有伤悲没有眼泪,只有很深很深的想念。我已经不记得你是什么时候离开上海,我快要记不得你的容颜,脑海里只有你一次次转过身的背影,你喜欢穿深色的衬衫,喜欢颜色鲜艳的T,喜欢穿人字拖,喜欢小孩,喜欢黑啤,喜欢拥抱,我总是很轻易的记起你的一些喜好一些只属于你的细节。虽然,今后的无数个明天,也不会再有我们手牵手走过的画面。

我是沫小暖。在很多个妖娆着簇拥着的夜,我的心底总会浮现这一句话。荒凉落在发梢,微笑绣在裙摆。忽然想起很多年前,深冬时分穿着单衣短裙走在夜归的路上,忽然就起风了,刺骨的感觉,和她一起挽着手臂在学校门口那条空旷的路上,听她说深爱的他,然后尖叫着跑。真的是很多年前了,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放肆的快乐,你若问我后悔不后悔,即使能乘着时光机回到过去,我还是想把这一条路走一遍,似水的人潮中或许我的忧伤正在怒放,却也美丽的像花儿。我从来都不后悔任何我走过的路。是它们给我勇气,带我走向更为黑暗的未知世界。

你说,你要陪在我身边,听我说话,陪我胡闹,听我听的音乐看我看的风景,是什么样的身份也都已经不再重要。你说,一直到,我重新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也终于习惯没有你陪伴的日子,也终于能够忍耐没有你存在的寂寞,你便走。我不知道自己可以陪伴你走多远的路程,我不知道自己可以陪你走过多少条寂寥的街,我不知道你还会惦记我多久,多久个须臾过后你便会把我忘记。可是我一定要勇敢很久,不远万里。如果能够再次拥抱你,如果能够亲自唱歌给你听,如果能够把我们的回忆晒的暖暖的,如果我的海角能够蔓延到你的天涯。如果你不是我。我不是我。

满天的花儿都开了。我脚边的泥土,盛开的忘记了生与死的花朵,昭示了无比的光耀。昭示了你身后的微茫苍穹。昭示了,爱。

那个贩卖幸福的游乐场,那个旋转木马第二排的座位,你来遥望我的笑颜,我来写下你的独白。我们总是把彼此摧毁,再使彼此重生,一次又一次,不懂得消停。我们的世界永远是黑灰色的硝烟,我们这样不分日夜的上演落寞。其实,此生,你都不会为了我而停留,我亦不会为了你而起程。

请你原谅我。我的爱人。

那些,带不走的丢不掉的,让大雨侵蚀吧。

如果,有一个怀抱,勇敢要不计代价。

END。

累了,去睡了,就这样吧。

近一切安好。勿挂念。

硅胶皮套 三星
金花公寓基本信息
浙江纺织
硅胶皮套镂空彩盒
曲江佳园别墅(世纪花园别墅)-西安
规格纱图片
硅胶皮套 手机
曲江佳园别墅(世纪花园别墅)价格
浙江各种品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