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鬼才 第313章 旗鼓相当

2020-01-16 20:51:39 来源: 池州信息港

天降鬼才 第313章 旗鼓相当

邪门弟子攻速极快,围观者只见白刃不见枪影,实力较弱的一流武者,甚至看不清邪门弟子出手,只能依据风动草舞判断其出招路向。

不过,邪门弟子的速攻让人叹为观止,但更叫人惊讶则是,周兴云居然游刃有余的防下绝顶高手猛烈攻势。

“年轻人不要急,比赛才刚开始。”

娆月妹子传授的轻功再建奇功,周兴云且战且退,恰到好处的防下对手强攻。

点点星辉徘徊流动,浩然正气蔓延天地,不计其数的蓝点荧光,犹如海洋中鱼群如影随形,周兴云众星环绕与日争辉,仙风道骨义薄云天,霎时让在场的各派门人骇目惊心。

讲道理,周兴云只是个初凡境界的一流武者,他与绝顶高手比试,就算不在百十回合内落败,也不至于能轻松应付。

如今他跟绝顶高手战得平分秋色,实在不可理喻……

尽管周兴云和邪门弟子都没有使出绝招,但他们一枪一剑互相攻防不见高低,足以证明周兴云能与绝顶高手一战。

而且细心的人很快发现,徘徊在周兴云身边的星芒越来越密,这现象只能说明,周兴云迟迟没有使出绝招攻击对手,是在蓄气……

“藏滴真深。”伊莎蓓尔眼中闪过锐芒,周兴云身为‘初凡’境界的一流武者,却能跟绝顶高手争锋抗衡,是她万万没料到的,幸好他在十六强赛遭遇邪门弟子狙击,否则他说不定真能拿下本届大会冠军。

“他……真是四年前的浪荡子吗?”长孙明忌发出疑问,由于四年前周兴云在擂台上公然调戏妇女,所以大家对他都挺有印象,一致认为此人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

然而,眼前临危不乱处变不惊,能与绝顶高手针锋相对的少年,怎么看都不像四年前不堪一击的小家伙。他修炼的家传剑诀,到底是何方神物……

“长孙执教,小女子认为,成事者在人,而非物与。纵观他在少年英雄大会的表现,即便不依仗家传绝学,亦能独领风骚。”伊莎蓓尔难能可贵的帮周兴云说句好话,此时她已经盘算好,如何跟周兴云打交道,并准备送上一份顺水推舟的厚礼招待周兴云。

“宫主所言甚是。”长孙明忌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让少女看透了。

周兴云与邪门弟子针尖对麦芒,各大门派掌教看在眼里。周兴云稳打稳扎,尽管伤不了邪门弟子,可对方也拿他没辙。

大家之所以判断,周兴云能与绝顶高手一战,是因为双方攻防持平,谁都占不了上风。

昨天维夙遥对战邪门弟子,主攻方是维夙遥,因为少女若不使出全力进攻,邪门弟子即可掌握主动权,她会更加被动难应付。反观现在的周兴云,即便让邪门弟子强攻,亦能从容应对,诡异现象叫人无法捉摸。

“鼎天,你说……那小子会教寒星和小雪家传功法吗?”碧园山庄二当家宏悾心痒痒,昨天维夙遥使出全力一击,所用运行的功法,和周兴云凝气成形的御气诀窍,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都不打我们碧园山庄残月刀谱的主意,你怎么打他剑诀的主意了?”万鼎天有些纳闷,周兴云好歹是他们的恩人,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忘恩负义?

“你难道不想知道那剑诀的秘密?”宏悾从没见过一流武者能和绝顶高手单挑,周兴云直接刷新他们对一流武者的认知。

对于绝顶高手而言,一流武者根本不足挂齿,三拳两脚即可揍倒,但周兴云这种奇葩的一流武者,宏悾自问必须小心应对。

虽说邪门弟子修炼硬气功,武功路数重守轻攻,但他好歹是绝顶高手,绝非寻常一流武者能招惹。

“天呐!夙遥师姐的小情郎好厉害啊。”水仙阁弟子膛目结舌的观望战斗,由衷觉得周兴云好厉害,居然能跟绝顶高手旗鼓相当。

“不是……我和他……”维夙遥羞涩狡辩,不料发现同门师妹正在全神贯注的欣赏武斗,刚才只是发至内心的感叹,并非对她而言。

静静望着周兴云有条不紊的迎战邪门弟子,维夙遥不禁露出抹幸福微笑,改口说道:“说得没错,他很厉害。比我这不成器的笨女人厉害多了。”

“乃个笨女人别高兴太早,内个家伙看起来好厉害,可他终究系一流武者,强行激发的内力不足以支撑他长时间战斗。偶赌他两刻钟内必败无疑!”萧韵见不得人幸福,狠狠地泼维夙遥冷水。

“小师妹不能那么说,他是初凡境界的一流武者,能跟绝顶高手力拼两刻钟,足以荣登武林史鉴了!”一位水仙阁年轻弟子抱打不平,大家觉得周兴云厉害,是因为他能人所不能,一流武者以下克上,力战绝顶高手。

“谁说的!这要能荣登武林史鉴,怎不把偶写进去!”

“我师傅说的,对于武者而言,每个层次都是不可逾越的高墙,一流武者鲜有击败顶尖高手的案例,武林史鉴中最悬殊的比武案例,也就‘问鼎’之境的一流高手,险胜‘锋芒’境界的顶尖武者,互相之间相差两个境界。周公子却跨越‘中坚’、‘问鼎’、‘御气’、‘锋芒’、‘归元’、‘合一’六个境界,与绝顶高手针尖对麦芒,问普天之下谁人可及!这还不算厉害怎么才叫厉害?”

“偶说他不厉害就不厉害!成王败寇懂不懂!输了就不厉害懂不懂!还有,乃师傅算什么东西!她还必须听偶说……呜咻。邓老婆子乃干嘛捶偶?”萧韵一愣懵逼,师妹好端端的抨击她脑门干啥?闹着玩吗?

“小孩子别乱说话。”水仙阁邓长老横眉一瞪,好悬没被自家掌门彻底气晕。

虽说萧韵‘反璞’形态童心泛滥,可她贵为一派掌教,怎好意思跟徒子徒孙争辩?最气人的是,她争论还不讲道理,说话完全站不住脚,根本就是小孩子耍无赖。

“偶不素小孩!偶系乃们的掌……呜咻。”什么叫祸从口出,这就叫祸从口出,萧韵话没说完,邓老婆子又是一捶抨击,让萧韵嘴边的话憋回肚子里。

未免萧韵再度危言耸听,说出些吓死人不偿命的话,邓长老果断点住她穴道,让掌门大人安心看比赛。

目光回到战场,周兴云一边招架邪门弟子暴雨梨花刺枪,一边酝酿和积储内力,如今徘徊在他身边的星芒,就似悬空流动的长河,景象炫丽叹为观止。

邪门弟子越战越心惊,他原本只想逼周兴云使出碎心诀,测试他实力如何,谁知道周兴云步步为营,与他势均力敌。

双方交战之前,邓京笙虽不了解周兴云的实力,但他认为周兴云不会比维夙遥厉害,正因如此,他才故意调戏维夙遥激怒周兴云,免得他不战而退。

一来可以逼周兴云应战,二来可激他使出全力,从而评估《碎心诀》能让一流武者厉害到什么程度。

邓京笙万没料到的是,他这一脚等同踩到雄狮的尾巴,彻底将周兴云惹恼,此时剑蜀山庄浪荡子全力以赴,实力竟与绝顶武者不相伯仲,真见鬼了。

“炎龙穿梭。”久攻无果,邓京笙猛然往后腾跃,瞬间与周兴云拉开距离。

周兴云一开始认为,邪门弟子是以退为进,重新调整攻势。然而,当邓京笙腾跃半空神龙摆尾,一脚踢在双尖枪后刃上时,周兴云才醒悟对手要出招了……

邓京笙修炼硬气功,一脚踢在双尖枪尾部枪刃,也不疼不痒。众人只见他奋力抽踢,将内力打入双尖枪,使其看似烈焰陨石坠落一般,缠旋烽火射向周兴云。

“万剑行云!”

周兴云仗剑横扫,一束束白影剑气,犹如万箭齐发,一股脑乘风而上。

只不过,看似犀利的万剑锋芒,在撞上势如破竹的烈火枪尖时,就像箭矢射中钢板,叮叮当当折断落矢。

下一刻,周兴云无可奈何的避其锋芒,以最快速度远离炎火枪芒,因为他意识到,邪门弟子这招厉害之处,并非枪芒穿梭的贯穿力,而是击中目标后的灾难性爆发力。

轰隆!双尖枪扎入大地刹那,就像原子.弹核.爆,轰然炸出一朵烟尘。缠绕在双尖枪上的炎火,则成波澜蔓延扩散一圈,犹如火云冲刺八方,半径二十米内的草木瞬间灰飞烟灭。

穆寒星和绮郦安目瞪硝烟四起,秀拳死死紧握,忍不住想出手帮周兴云。莫念夕、许芷芊、维夙遥等女则忧心忡忡,直到周兴云冲出烟雾,确认他没有受伤,大家才微微松了口气。

周兴云没有受伤,只是形象很狼狈,灰头土脸衣衫褴褛。

此时,剑蜀山庄的长老们,颜面都有点挂不住,因为他们剑蜀山庄的高级剑法,与邪门弟子的枪法,完全不可相提并论。周兴云之所以狼狈不堪,并非他实力不如人,只因两者使出的武功品级不在一个档次。

“我说……要不是今天对上邪门弟子,又或者没有邪门弟子来搞事情,这兔崽子……是不是有机会夺冠?”石长老意识到一个非常不得了的情况,周兴云当仁不让力战绝顶高手,比赛开始前谁会信?

如今围观比赛的各派门人,全都一副吞鸡蛋模样,被眼前不合常理的现象惊呆了。

“你才发现吗。”何太师叔敢打保票,现在的周兴云,绝不比昊霖少室的长孙无折弱,唯一能与他交锋的人,大概只有玄冰宫的绮郦安。

北京京都儿童好的检查医院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地址
贵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最正规
韶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枣庄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