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日报虐童事件扎针又吃药谁有病0

2019-06-08 14:55:13 来源: 池州信息港

小孩发烧咳嗽怎么办
儿童感冒发烧怎么办
儿童感冒发烧怎么办

今天,“红黄蓝”,这个原本给予孩子多彩世界和无限可能的寓意,混杂在一起时成为了可怕的黑色。

据多家媒体报道,十余名幼儿家长反映,孩子在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遭到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家长们还提供了孩子身上有多个针眼的照片。尽管警方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尚属疑似虐童事件,但消息一出立即引发舆论强烈关注。

“继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后,“虐童”这一敏感词汇再度进入公众视野。人们不禁要问:又扎针,又吃药,究竟是谁得了病?

据多名红黄蓝(新天地分园)家长反映,孩子腿部、屁股、腋下出现针眼。

大人得病,不能让孩子服药

老师给孩子扎针吃药,无非有三种原因:让孩子迅速安静睡着、惩罚恐吓孩子、满足变态的心理。无论什么原因,该吃药的都不是孩子,真正生病的是大人,是我们这个成人社会。

如果扎针吃药是为了满足变态心理,那拥有这样心理的人是怎么混入幼师队伍的?怎么会让一个原本高要求的神圣行业,变成了低门槛的求生饭碗?

如果扎针吃药是为了惩罚恐吓孩子,或让孩子迅速安静睡着,那么幼师们为何会甘冒风险?原因或许很多,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超低的幼师配比带来的过重负担和压力。背后的根源恐怕还是两个字“利益”。逐利的土壤一日不除,虐童事件可能就一日不止。

23日中午,家长在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门口聚集,希望获得园方回应。 人民 尹星云 摄

大病,就需要猛药

虐待儿童,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虐待罪,但过去“虐待罪”的对象仅仅是家庭成员,因幼儿不属于教师的家庭成员,因此无法适用该罪名。2015年11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扩大了虐待罪适用范围,教师作为“对未成年人负有看护职责的人”被纳入适用对象。

即便如此,在该罪名的具体适用过程中依然面临两大主要问题:一是入罪较难,只有达到“情节恶劣”的情形才能适用,而司法实践中“情节恶劣”的标准往往难以把控,造成适用的困惑和司法标准的不统一。二是处罚较轻,仅规定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刑罚。刑法的惩治力度不够,必然带来预防效果不佳。为此,许多人还建议应当规定单独的“虐待儿童罪”罪名,加大对虐待儿童的打击力度。

除了新设罪名,就现有法律框架而言,与侵害儿童入罪有关的两个“标准”亟需改变。

一个是“物理”标准。以轻伤为例,根据法等五部门于2014年1月1日公布施行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诸如颅骨单纯性骨折、牙齿脱落或者折断2枚以上、缺失半个指节等情形才可能构成轻伤。众所周知,这些伤害如果发生在儿童身上,后果要严重得多。可这些令人惊悚的标准适用在儿童身上时竟然没有不同。因此,儿童身体被扎几个针眼要定故意伤害罪在司法实践中几乎不可能。如果针对儿童侵害的“物理”标准不降低,带来的只会是“平等但不公平”。

另一个是“心理”标准。实际上无论是虐待还是性侵,对孩子的心理伤害往往比物理伤害更重大、更持久、更难愈合。可是在刑法评价时,心理伤害因素往往被边缘化,甚至被忽视,其标准也和成人无异。儿童的心理创伤既得不到评价,更得不到正视或疗愈。这带来的是儿童心理问题的潜伏。一旦爆发出来,要么自闭抑郁,要么狂暴乖戾。这是早期被创伤儿童或自残自伤,或变为加害人的重要原因。

如果不让刑法真正通上防虐童的高压电,那法律就很难成为防虐童的高压线。

儿童受伤,需要儿童专用药

儿童遭虐待,除了给侵害人服猛药,应该服药的还有家长。

尽管幼儿阶段的孩子表达能力有限,但长时间被虐待被侵害而未被发现的现状还是令人匪夷所思。家长的心有多粗,孩子受到伤害的风险就有多高。

因此家长们除了给孩子常备预防感冒的药,预防各类侵害的“专用药”也不能缺。什么样的接触不能有、哪里的部位是隐私、哪些事件该告诉家长……这些教育一样都不能少。

在保护孩子这个问题上,就得“一人生病,全体服药”。社会事件在引发社会舆论后,更可贵的是社会反思和社会制度的建构。美国小孩儿梅根的用死换来了“梅根法案”,韩国小孩儿素媛用被性侵的惨剧换来了“化学阉割”法律的出台,而在中国,孩子口中的芥末和身上的针孔,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 王亮

延伸阅读

据朝阳区政府发言人介绍,2017年11月22日下午,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有家长向公安机关报警,反映怀疑其孩子在幼儿园内受到侵害,朝阳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即成立专案组,依法开展调查取证工作。目前警方正在工作中。

节后快速减肥 高效瘦身餐
泗洪县法院、公安齐撒网 抓捕“老赖”
可爱女生发型图片大全 清新可爱刘海编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