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民梁万茂的举报之路

2019-08-16 16:56:52 来源: 池州信息港

核心提示:多年来,梁万茂习惯了不去理会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坚信自己认准的道儿,就要勇往直前地走下去。

有人说他是 刁民 ;有人说他 推动了当地的民主与法制进程 ,更有人说他谋取了很大的利益

无论何种评价,他8年追讨惠农补贴、把两任国土局长拉下马,他说为百姓维权的路,还要走下去。

多年来,梁万茂习惯了不去理会别人对他的评价。他坚信自己认准的道儿,就要勇往直前地走下去。

在湖北省黄梅县,梁万茂一直充满争议。

他连续上访8年,要求落实惠农补贴政策,喜欢告状的他被县里个别领导称为 刁民 ;但也有人说从另一方面,他 推动了黄梅的民主与法制进程 。种种说法传到梁万茂的耳朵里,他总是憨厚地笑笑,不言语。

惠农补贴

黄梅县至今仍是一个农业县。48岁的梁万茂是该县孔垅镇孔东村农民,村民代表,也是当地的种粮大户。早在2002年,由当地政府出面做工作,梁万茂承包下孔垅镇孔东村802亩湖田面积,承包期从2002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 0日止,共计10年。

合同规定了承包费的上交办法:前三年每年上交6万元;中间五年每年上交6.5万元;两年每年上交承包费比照邻村湖田承包费计算。每年的承包费于上一年的11月 0日前一次付清。

2004年,是梁万茂承包合同执行的第三年,恰逢国家出台惠农政策,这极大地提高了当地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原本无人愿意承包的湖田顿成 香饽饽 ,也成为一些人觊觎的目标。

果不其然,2005年5月,村委会新上任的村书记赵飞雄认为梁万茂的承包价格比照周边村过低,要求梁万茂提高承包费,并要求其在规定时间内答复,逾期视为同意解除合同。梁万茂认为有合同在手,并未理会。

至2008年,村委会两次将湖田重新发包给其他村民,梁万茂皆通过法律途径确认了其合同仍在有效期内。几年的时间里,围绕着这块湖田梁万茂和村委会纠葛不断。

尤其让梁万茂感到愤怒的是,属于他承包田的惠农补贴款并未到位,在村里和他一样遭遇的还有数十位村民。种粮大户们认为是有关领导私吞了惠农粮补。

在一份《关于农民未领到粮食补贴署名投诉书》上,梁万茂与他所在的十四组村民共20人联名向孔垅镇委、县委领导反映情况,要求把中央惠农经费落实到户,保护农民耕种经营合法权益。

梁万茂和当地村民反映,关于国家惠农粮食补贴问题,在孔垅镇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2012年该镇梅列村书记梅平阳因涉嫌侵占农民8年的粮补被免职,张河村书记因同类问题被党内警告处分。虽有不少村干部因涉嫌截留贪污私分粮补款被处罚的消息传来,但仍有20多个村的问题没得到依法处理。

梁万茂曾算过一笔账:孔垅镇万亩湖 1个行政村上报粮食种植面积17481亩,从2005年至2012年共8年,惠农粮补款几乎被镇、村两级截留。国家每年每亩补贴140多元,一年以250万元计算,8年合计两千多万元的惠农补贴去向不明。

孔垅镇人民政府有文件显示:2004年至2006年,三年的粮食补贴一直作为集体收入,未直接补贴到种田农民,违反了国家惠农资金发放政策。2010年,孔东村向上级争取了机动地中稻补贴面积604亩,实际补贴到户70.22亩,5 .78亩补贴面积以该村12位农户名义虚报种植面积,套取惠农资金,作为村集体收入,以弥补村级经费不足,未落实到对外承包的机动地种植面积上。

这肯定不是小事,事关惠农政策的真正落实,是个大问题。 事情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超出了村民们的预料。和梁万茂一起反映问题的村民大多遭到打击报复,梁万茂也被人持刀砍伤致残,至今左右臂均留有明显的刀伤。

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现在上访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但我不怕,我还要告。 梁万茂并不服输。

县里一位领导对梁万茂说: 全县100多万人口都没有人要粮补,只有你要,你就是 刁民 。

多年上访,梁万茂成了当地的 刺头 ,他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2007年,他将县长拦在政府门口要求其为民做主,整个孔垅镇只有他得到了一部分粮食补贴款,其他村民都没有得到,只因为他是 刁民 。在他的争取下,除了2008年,现在梁万茂每年都能拿到惠农补贴款,从2011年到2012年他拿到手的就达11万多元。

自费审计

随着纠葛的不断加深,梁万茂怀疑孔东村村委会财务收支存在问题,损害农民的合法权益。他带领村民,多次要求村委会将村财务公开,并向县审计局、政法委等职能部门实名举报。

黄梅县纪委、县政法委、县经管局等部门对此非常重视,成立专班调查。

村委会一直不予理睬梁万茂的诉求。无奈之下,梁万茂决定出资8000元自费审计。2010年4月26日,经黄梅县政法委副书记 介绍,梁万茂委托黄梅县农村经济审计站审计村级财务,时间范围为2005年度至2010年4月,此次审计由政法委担任鉴证方。

作为委托方,梁万茂共要求清查村委会套领国家惠农补贴款等18个问题。

委托审计协议书中约定: 审计结束后,受托方出具审计结论书,把有关情况和问题反馈到鉴证方,由鉴证方与相关部门处理。

两个月后,黄梅县农村经济审计站将审计报告交给黄梅县政法委。虽然整个审计由梁万茂出资,他是名正言顺的委托人,可是,黄梅县政法委却一直没有把审计报告提供给他。

如今审计已过了两年,结论仍未公布于众。

梁万茂只看到了一个由政法委和审计站提供的手抄的村账目,但这个账目上连自己每年上交的承包费都看不到。而在一份湖北省农民负担及补贴政策监督卡中农户基本情况统计表一栏,2012年梁万茂家人口人数变为5人。 我们夫妻俩只有一对儿女,哪来的第五口人?

这让梁万茂更加怀疑, 里面有猫腻儿,可能牵涉到镇上干部,所以他们不敢把真正的审计结论给我。

与此同时,梁万茂也在政府网站反映情况。2010年12月8日,黄冈市人民政府给省长信箱回复:黄梅县政府经调查,孔东村书记赵飞雄至2010年贪污村民二轮延包责任田粮补款10.7余万元。孔垅镇纪委正在调查取证,追究相关责任人纪律责任。

告倒两任局长

除反映惠农补贴款被挪用外,梁万茂还一直关注着农业开发资金在孔垅镇的使用,黄梅县两任国土局局长也前仆后继在此问题上 栽了 。

1999年孔垅镇万亩湖被洪水冲毁,国家拨款1800万元开发孔垅镇万亩湖。2004年11月,县国土局局长张珍桥将包括梁万茂承包湖田在内的好几个村湖田进行强行开发,推毁了梁万茂按合同约定花巨资修建的四沟三路、花18万元修建的60亩精养鱼塘,造成2005年延误季节,大批土地荒废,承包农户经济损失惨重。

当时,承包农户向县信访局、省国土资源厅反映,要求赔偿农户经济损失,经常四五十人群访。省厅领导答复,未经承包户同意强行开发造成的损失要赔偿。

2006年6月 0日上午,县长吴海涛、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建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黎俊儒等一行在县信访局接待上访代表,县长当场作出批示,要求县纪委执法室立案调查,调查属实提出意见酌情补偿。此事后经《鄂东晚报》刊出。

之后,县纪委执法一室主任刘杰查明1800万元工程实际投入不足10%,国土局长张珍桥涉嫌贪污农业开发资金 万元,保留工资撤职处分。但因开发所造成农户的巨额损失却无人再提。

接替张珍桥任国土局长职务的是毕晓春。梁万茂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当时状告张珍桥还与此人有关。

毕晓春任黄梅县国土局党组书记期间,他请受害农户吃饭做工作,叫告倒局长张珍桥,并许诺 我毕晓春当局长一定全额赔偿你们损失 。

然而毕晓春走马上任后,黄梅县政府再拨200万元修复豆腐渣工程,钱已拨出,去向不明,承诺的 赔偿农户损失 也成一句空话。

据黄梅县孔垅镇国土所的干部透露,毕晓春因贪污犯罪、包养情妇已被 双规 。记者向黄梅县纪委李姓副书记求证,李书记说:他刚到纪委工作不久,对毕晓春的问题纪委会依法处理。

官方眼中的 刁民

黄梅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健雄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尽管有当地干部自身的原因,但国土资源局本来就是一个高危部门和行业。

梁万茂的举报,曾引来媒体对黄梅县的高度关注。陈健雄曾对媒体坦言:梁万茂多次举报的行为 推动了黄梅的民主与法制进程 。

从某种意义上说,梁万茂也是一个监督者。 黄梅县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王政也认同这一观点, 因为有梁万茂这个监督者的存在,尤其是他抓住了惠农政策这一条,如今孔垅镇里的领导行事都谨慎了。想要在任上为镇里做点事,首先就要把粮食惠农补贴问题解决好,实事求是来,如果不规范,梁万茂有他的招数,就会搞得你没法做事。

不过梁万茂是既得利益者,也就是说在8年上访的过程中,他本身得到过很多好处。 王政透露,梁万茂以较低的价格承包了802亩湖田,而实际是11 0亩。价格低,承包面积多,其他村民的意见非常大。由于他不断上访,2011年合同到期后,县里做工作,梁万茂继续延包了一年。

合同延包一年,梁万茂对此持不同意见: 2008年我承包的湖田被孔垅镇政府毁掉700多亩小麦,政府抢种了一年,今年是补回了这一年,根本就不是我上访的结果。

既然是既得利益者,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何还要反复上访?为何还要花这么大的力气折腾?

采访中,梁万茂多次表示:自己的粮食补贴款虽然拿到了大部分,但还要为老百姓维权,再一个是村里的财务有问题。如果政府继续不作为,不公开审计报告,他将继续在网上发帖,继续向省纪委上访举报。

 

癫痫病发作都有什么危害
云南治疗癫痫
黑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