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妃凶悍王爷难眠

2019-06-25 03:27:20 来源: 池州信息港

百度搜索<有*意&书#院/天香楼三楼可是什么人都能来的,此刻姑苏诗月一颗心噗通噗通直跳着,越来越近她的心跳就越快,双手更是紧紧握在了一起。两人来到一处房间前,许掌柜拱手说道,“少主,姑苏姑娘来了。”屋里清冷如水般的声音响起,“进来吧。”他的清冷让姑苏诗月越发的紧张,要不是倔强,或许她就止步于此了,许掌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姑苏姑娘,我还有事先告退了。”一下就只剩下了姑苏诗月一个人,一双好看的眸子幽转如星光一般,深呼一口气,手放在胸口,暗暗为自己打气,死就死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只见北辰凰慵懒的靠在软榻之上,吃着闭月削好的水果,而羞花轻抚着琴,对着来者笑意点了点头,北辰凰缓缓坐起身,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想好了?”姑苏诗月手骨一紧,看着享受着美人伺候的北辰凰原本该生气才是,可是她心中却有种莫名的失落,一双凤眸眨动着沉沉问道,“古晨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北辰凰风轻云淡的说,“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姑苏诗月在他口中亲耳得到的验证,果然是他,脸色微微抽动了下,“你就不怕我不来吗?”要是姑苏诗月不来,她完全可以将事情抛的一干二净,到时威远侯不会找她反而会找北辰凰,她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北辰凰勾唇一笑说,“你这不是来了吗?”看着北辰凰那淡定自如的样子,姑苏诗月额角黑线爆闪,恨不能上去海扁他一顿,她不禁想到这家伙难不成早已算到她一定会来?“你难道要一直这样站着和我说话吗,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话落间自顾坐了下来吃了起来。姑苏诗月凝眸看着北辰凰,直接上前也坐了下来,沉声说,“说吧,你想要什么?”要是在个北辰凰绕下去恐怕连她也不知道会被绕到哪里去,还不如直接开门见山,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正好我身边缺一个丫鬟服侍。”北辰凰抬眸看着姑苏诗月脸色阴云密布的脸,心中淡淡一笑,小丫头,你不是想打劫我吗,那我就让你当我跟班,这自然是北辰凰的恶趣味。姑苏诗月险些摔倒在地,不敢置信的看着北辰凰,她所有的事都想过,甚至连北辰凰要她身子都想过,可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让她做他的丫鬟,完全出乎了她的所料,难道她如此美貌就只够当他的丫鬟吗?“你不要太过分了。”姑苏诗月嘴唇都开始微微颤动着说。北辰凰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淡淡说,“过分吗,我怎么觉得是你占了便宜,要知道想争着当我丫鬟的人都能排十里长街了,这可是你的荣幸你应该高兴才是,更何况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帮你去对付古晨他们父子,不要告诉我你连算术都不会?”姑苏诗月虽不相信北辰凰有那么多人争当丫鬟,但是看着他身后的两人她不由得一颤,这两女子姿色也是一等一的,而且各有千秋只是比她稍逊了一些而已,她之所以来也是怕北辰凰做完事拍拍屁股走人,到时的残局可就由她们姑苏一家来承受威远侯的怒火,她还没那不自量力到认为可以螳臂当车。看着北辰凰吃着桌上的菜丝毫不看她一眼,手骨不由得紧了紧,为了她父母,做他丫鬟总比嫁给那古晨好,牙齿不自主的咬了咬唇瓣说,“好,我答应,但是前提在你对付威远侯之后我才答应你做你的丫鬟。”北辰凰星眸微微一沉,他倒是希望这丫头摇头,笑了笑说,“快吃吧,现在不吃等下可就没得吃了。”姑苏诗月拿起筷子说道,“吃就吃。”她从早上开始一天都没进过东西了,要不是顾及北辰凰的心思,她早就吃了,北辰凰这时却停下了筷子静静看着姑苏诗月狼吞虎咽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丫头一定是饿坏了,看着姑苏诗月不做作的样子,不由得高看了她几分,看来这场游戏是要继续玩下去了。“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何止不错,简直就是我吃过的吃的一次,太好吃了。”姑苏诗月下意识的回道,话落间已经后悔了,她一吃差点忘了她对的可是该死的家伙,这下怕是羞到家了,脸红的恨不能找个缝隙钻进去,自己怎么会在他面前出丑的。“好吃就多吃点,这里其他没有,就吃管够。”北辰凰看了眼闭月,闭月点点头,琴音再次徐徐响起,而羞花也退到了一边。说的好似她就是一个吃货一般,一双迷人的凤眸死死啾着他看了一眼,心中一沉,反正都要当他丫鬟了,这连已经丢尽也不在乎多丢一次,想看你就看吧。“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索性你再来一桌得了。”姑苏诗月勾唇一笑指着桌上的菜说道。闭月羞花微微张大了小嘴,这未免也太能吃了吧,她们为了保持身材只吃一点就饱了,可她居然完全不顾形象,心里泛起了嘀咕,少爷他为何会对她感兴趣?北辰凰额角黑线爆闪,嘴角更是不由得自主的抽动了一下,果真不客气,看着姑苏诗月的肚子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说,“你那的肚子才这么大点,再来一桌你不怕撑死吗?”“这不用你管,如果你心疼了那就不要夸大言词,还管够呢。”姑苏诗月自顾吃着说道。“好,来人,再来一桌。”“哦对了,再来几瓶百花酿。”闭月羞花嘴角连抽几口冷气,这姑娘还真敢说,还几瓶,一百个她们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钱,她们倒是佩服她的胆量了。北辰凰点点头,“将你们店里剩下的百花酿全部拿来。”姑苏诗月也只是随口一说,她就是想看看北辰凰心疼的样子,可是让他大跌眼睛的是他居然毫无在意,不由得停下了筷子,抬眸看向北辰凰说,“这么爽快,难不成这酒楼是你家的?”“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不会将你押在这里抵债的,你放心吃好了。”北辰凰淡淡回道。姑苏诗月狐疑的看着北辰凰,反正钱他出,她只管吃就是,北辰凰看着她的吃相不由得也有了胃口,也吃了几口,姑苏诗月不知道的是这一顿她整整吃了近千万的银子,要是她知道吃了那么多怕是连吃进去又要全部吐出来了。.......................................北辰国皇宫,谷倾芸正和从天外天回来的北辰静促膝长谈着,此时北辰静穿着一身白衣裙衫,女大十八变,倾国倾城的容颜让所有人忍不住倒抽几口冷气,比之谷倾芸还要美上几分。这时北辰轩双手背负着缓缓走了进来,看着北辰静笑了笑,“静儿你回来之事,你外公外婆可知道?”北辰静轻笑着挽着北辰轩的手说,“父皇,静儿已不在是小孩子,自然得到了外公和外婆的应允才回来的,难道父皇就不想静儿?”北辰轩摸了摸北辰静的头说,“你在父皇母后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北辰静吐了吐香she回到了谷倾芸身边,“母后,静儿知道小时候是任性了些,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父皇还把静儿当小孩呢。”“静儿长大了,不在是小孩了。”谷倾芸一手搭搭她的手背笑说道。谷倾芸看着轩不由得问道,“轩发生什么事请了?”“我刚接到天网消息,凰儿也从药王谷出来了,现在就在襄铃郡还为了一个小丫头跟威远侯对上了。”谷倾芸微微挑了挑凤眉,没有继续问情况,这已经够了,勾唇一笑,“凰儿也已长大了,已经懂得了分寸,就由他去吧,威远侯也是该收拾了,敲敲他们的警钟了,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他们的主子。”北辰轩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让凰儿多了解下民情对他也好。”北辰静听着北辰凰也出来了,她还真想去药王谷找他玩去呢,这是他们自己的小秘密,就连北辰轩他们也没察觉到,其实他们都被这两小家伙瞒了过去。“父皇,母后,女儿也告辞了。”谷倾芸看着北辰静脸色的喜色就知道她这是要去找凰儿去,笑着说,“你去找凰儿可以,但是记住不要惹事知道吗?”“知道了母后。”北辰静挥手说道,人已经跑了没影,北辰静肩上的凤凰飞了出去,在空中变为原来的模样,北辰静一跃而起落在它的背上说道,“小凤,走我们去找弟去。”一声凤鸣声响起,振翅一飞已经没了踪影,谷倾芸和北辰轩看着北辰静的背影说道,“轩,那个小丫头是谁?”谷倾芸相信凰儿绝不会是那鲁莽之人,更何况为了一个丫头,这让她做母亲也有点不敢置信。“上次她们进京你也见过,是襄铃郡守的丫头姑苏诗月。”谷倾芸凤眉一挑,浅浅一笑说,“哦,是那丫头,在北辰国也算是名人,但是要做我北辰家的皇媳还得考量考量,等凰儿这次回来我们好好问问他,他是什么意思。”北辰轩拥着谷倾芸轻声说,“不用等那么久,我们现在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也好,我们换了便衣去。”不多会谷倾芸和北辰轩换了一身衣衫,但是长久以来的气势依旧掩盖不去他们的高贵,北辰轩一声长哨响起,一只巨大的鹤从皇宫飞了起来,两人上了鹤背也赶往了襄铃郡,小小的襄铃郡这会子怕是要卷起一场大风浪了。.......................................姑苏兴山便衣进了天香楼,一个小二迎了上来,恭敬说道,“客人几位?”“不,我们是来找人的,你可否看见一个穿着紫衣的女子在哪里?”说话间已经将一锭银子塞进小二的手中。小二眉头微微一挑,直接将银子还了回去,冷声说,“客官既然不是来吃饭的还请客人出去,天香楼不招待。”姑苏兴山嘴角抽动了一下,见着侍卫要动手急忙拦住,笑说道,“那我们吃饭,来几个招牌菜。”“好嘞,你这边请。”小二将三人迎到空位上坐下,“客官你稍等片刻,菜马上到。”姑苏兴山环顾四周却未发现诗月的踪影,眉头不由得紧蹙了起来,沉声问道,“你们确信郡主进了天香楼?”“属下亲眼所见,郡主却是进了天香楼。”侍卫拱手说道。既然进了天香楼那她回去哪,看着二楼的入口,难道她上了二楼不成,忽然想到香溢苑对古晨下狠手的那个人也不在,深邃的星眸愈加的深邃,难道他们在二楼,姑苏兴山对于那个人的身份却是一无所知,北辰凰本就是生面孔,很少出来姑苏兴山又岂会认识。小二走进了后院,将这事告诉了许掌柜,许掌柜眉头一挑沉声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三楼姑苏诗月打了一个饱嗝,摸着圆鼓鼓的小肚子,这次怕是她有史以来吃的撑的一次,北辰凰看着这么能吃的姑苏诗月不由得也刮目相看了,淡淡一笑,“怎么样,还要吗?”看着还有一半的菜,姑苏诗月摇摇手说,“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恐怕真要做一个被趁死的人。就在这时许掌柜走了进来拱手说,“少主,姑苏大人此刻正在楼下找姑苏姑娘。”姑苏诗月猛地站了起来,父亲他怎么也来了,要是被人知道了这些事情,他会不会气的吐血,一下子焦虑起来,恨不能找个地方钻进去躲起来。北辰凰看着她那样不由勾唇一笑说,“不用躲,你父亲上不来。”姑苏诗月猛地一拍脑门,这才响起天香楼的规矩,父亲他上不来,他就找不到他,可是父亲不走她就回不去,“你是不是有办法让我父亲离开天香楼。”北辰凰笑而不语缓缓站了起来,龙飞凤舞写了一张纸条,从怀里取出一枚印章盖了下去,递给姑苏诗月说,“你将此物交给你父亲,你父亲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切莫自己打开字条不然你姑苏一家之事于我无关。姑苏诗月半信半疑接过纸条将其拿在手心,疑问道,“就一张纸条就可以了?”北辰凰勾唇一笑说,“你不信可以不去,就让你父亲一直在楼下等着便是,不过我告诉你,威远侯很快就回来了,你抓紧点时间让你父母躲起来。”“你言而无信,你怎么能这样做。”姑苏诗月恨极了北辰凰却一时又拿他没有办法。“我又怎么言而无信了,我可只说帮你除了威远侯可没说还要保护你父母。”姑苏诗月手骨一紧,紧忙跑了下去,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北辰凰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笑意,转而面色一冷,清冷说,“派几个人去保护他们,但不要被发现了。”“是少主。”许掌柜心中一惊,果然少主对姑苏姑娘生了情愫。姑苏诗月急忙走下了楼,姑苏兴山就从位置上起身一把拉过她说,“快跟我回去。”不带商量就要拉着姑苏诗月往天香楼外走去。姑苏诗月一把挣脱他父亲的手,将纸条递给他父亲说,“父亲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你看了就知道了。”姑苏兴山疑惑的看着她,将纸条打了开来,星眸猛地一颤,姑苏诗月好奇想要凑近看,“父亲上面都写着什么,也让女儿瞧瞧。”姑苏兴山急忙将纸条握在手心放在了背后,沉沉说,“没什么,父亲有事先回去了,女儿切不可顶撞了那位公子啊。”还不待她问,姑苏兴山急忙付了钱转身就离开天香楼顺带的还将周围的侍卫全部撤了,他心底澎湃不已,没想到女儿竟会如此好运,这说不定就是他们姑苏家飞黄腾达之日。姑苏诗月被他父亲搞的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了,嘀咕道,“父亲为何看了纸条,如此紧张离去,莫不是纸条中有着秘密不成?”.......................................古晨被送往了医馆简单的止血包扎这才被狗腿子带回了侯府,回到侯府时已经快要日落西山了,威远侯见着古晨这般模样,气的直接挥剑将狗腿子全部杀了,古晨手骨紧握着拉着他父亲的衣袂,凄惨喊道,“父亲,你可要为孩儿报仇啊。”威远侯眼眸中泛着嗜冷的杀意,手骨紧紧握着说,“晨儿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古晨心里的恨意更是犹如滔天巨浪一般滚滚而来,咬牙切齿的说,“是那姑苏诗月践人联合外人暗算孩儿,父亲,我要她们不得好死。”威远侯手骨紧握着发出咯咯声响,一双幽冷的星眸深处泛起一抹冷光,沉声说,“晨儿你安心在府里养伤,父亲这就将那践人给你抓回来。”“不,父亲,孩儿要随你一同去,我要让她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威远侯率领一万精兵进发襄铃郡,古晨不顾身上疼痛跟了去,敢如此对他,他要他比他惨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万倍。大军压向了襄铃郡,而这时一个穿着白衣裙衫的绝世女子走进了天香楼,在场的人无不亮瞎了双眼,太美了,她们从来没见过如此之美的女子,有些人不由得犯起了花痴,“只要和她说一句话,就算死了也愿意。”北辰静手上缱绻着黑如墨的青丝,回眸看着那说话之人,淡冷一笑说,“是吗,那你可以去死了。”果不其然那人竟直接跑出了天香楼挥剑自尽了,许掌柜见公主也来了,急忙迎了上去,正要说话,北辰静淡淡问道,“我只想知道我弟在哪,多余的废话就不要说。”许掌柜连连点头说,“是,是,少主在三楼。”“知道了,没你的事了。”北辰静凤眸一转在众人惊讶之中直接走上三楼,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北辰凰咯咯一笑,“弟,你好大的艳福啊,一个不够还三个,到让姐长见识了,不知谁是让你着迷的丫头呢?”“姐,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落间,北辰凰起身身影一闪已是来到了她的面前,拉着她急忙走了出去。两人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惊讶的三人,不仅他长得迷死众人,就连她也是一样,和她站在一起所以人都黯然失色,姑苏诗月更是心里受到的打击,她还自诩北辰国美女,可今日一见她,她都觉得可笑的紧,实在是北辰静美的太不像话了,尤其她身上的气质让她们不敢直视。“弟,你干嘛如此紧张,有什么话不能在里面说?”北辰静勾唇淡淡一笑说。“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北辰凰星眸一沉,除非她回了皇宫,不然他的消息只有天网知道。北辰静抿嘴说道,“知道啊,我这不为了看那丫头才特意跑过来给你把把关,不过就那里面的三个就那个紫衣的还勉强过得去,莫不是就是她?”北辰凰额角黑线爆闪而出,有种暴汗的冲动,他一时起意的事情竟然被传到了父皇母后他们的耳中,“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北辰凰还未说完,北辰静就捧腹笑了起来,“有趣,有趣,没想到还有人敢来打劫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你居然还收了她做丫鬟,弟那她知道你的身份吗?”“暂时还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不就不好玩了,姐等下有个倒霉蛋来这里,要不我们好好玩玩他?”“那个威远侯?不就一只蚂蚁有什么好玩的,看着不爽一脚踩死就了事,不过我也没什么事,刚好可以玩玩,当助助兴也不错。”北辰静缱绻着青丝风轻云淡的说。“那我们好好玩玩。”两人不由得贼笑起来。他们要来个扮猪吃老虎,而悲剧的威远侯压根不知道他这一趟将他自己送上了断头台,要是知道还会来吗?北辰凰和北辰静走了进去,一把从桌上抓起猫儿抱在怀里浑然将其他三人当作了空气,勾唇一笑说,“猫儿,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没长壮,是不是弟亏待了你,告诉我,我帮你出气。”北辰凰汗颜,猫儿微微抬眸看着北辰静,一脸的淡漠,随即又睡了过去,它吃的正饱谁也不愿搭理,只想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这回轮到北辰静无语了,直接扯过猫儿往地上一丢,面带不悦说,“该死的猫儿,居然无视我。”猫儿还未落地已经鬼魅的出现在了北辰凰的肩头又睡了过去,看的姑苏诗月长大了双眸,这不会是在做梦吧,她竟然完全看不清楚它是什么时候到他肩上去的,这简直也太匪夷所思了。“姐,它就那样,吃饱了睡,睡着了谁也懒得搭理,你就消消气,姐你赶过来还未吃饭吧,来人的在来一桌。”.......................................整个襄铃城都乱了起来,一万身穿盔甲的士兵冲进了襄铃城,威远侯直接率军来到郡守府,却发现郡守府空无一人,气的威远侯手骨紧握着,手骨间发出咯咯声响,一双森冷的星眸中迸射出嗜冷的寒芒,冰冷的说,“该死的姑苏兴山,你以为你逃跑就能没事了吗?来人给我一把火烧了郡守府。”站在郡守府大厅之内,威远侯周身冷如寒冰一般,手中拿着北辰凰的画像沉沉说,“其余人将整个襄铃城封锁起来,一家一家盘查过去,一定要把画像之人给本候找出来。”“是侯爷。”正当北辰静吃的真欢时,楼下传来一阵骚乱声,威远侯找上门来,一万精兵将整个天香楼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姑苏诗月急忙顺着窗户往外看去,心猛地一抽,沉声说,“威远侯找到这里来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姐,这个味道不错,只可惜比京都的差了一些。”两人丝毫没在意底下骚乱的场面依旧平静如水一般吃着饭。北辰静一双绝美的凤眸淡淡转动着,“见过胆子小的,没见过你这么胆子小的,不就一个威远侯,就把你吓成这样,弟你怎么收了这么一个丫鬟,以后出去怕是要丢了我们的脸。”北辰凰看了眼姑苏诗月,勾唇说,“璞玉尚需雕琢,何况是人,见识多了也就自然了。”姑苏诗月手骨紧紧看着北辰静,她虽容貌稍逊了她一些,但是也是聪慧之人,自然能听出北辰静对她有些敌意,拐着弯来挤兑她。索性也坐了下来,他们沉得住气,为何她就沉不住气呢,她就跟北辰静耗上了,她就要做一个让她刮目相看之人。天香楼楼下,威远侯一手按在佩剑之上,阴沉着脸,许掌柜反而一脸的镇定自若,沉声说,“威远侯,你难道不知道天香楼乃宣帝御赐酒楼,今晚你带如此之多的兵包围我天香楼,你这是什么意思?”“许掌柜,不要以为你们天香楼仗着宣帝就可以包庇逃犯,这个人你见过吧,本候现在怀疑你天香楼窝藏逃犯,许掌柜你是不是也该给本候一个解释。”威远侯一把将画像摊了开来冷冷说道。许掌柜冷笑一声,“我天香楼打开门做生意,如果威远侯是来吃饭的欢迎,如果借名来闹事那休怪许某不能同意让你进去。”威远侯明显也忌讳天香楼,就在这时北辰凰走到了窗户前,翻身坐在了屋瓦之上,正面对下去就是威远侯,声音清冷如冰,“你是在找我吗?”古晨猛地看向北辰凰,恨不能起来活剐了他,厉声喊道,“父亲,就是他,就是他,你快把他抓起来千刀万剐了。”就在这时北辰凰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绝美的女子,一双绝美的凤眸幽冷的转动着,嘴角噙着一抹戏虐的笑意,清冷的说,“弟,看来有人等不及要千刀万剐了,不如我们就发发善心成全了他,未免有人说我们不厚道。”“嘶~”所有人听的真真切切不由得纷纷倒抽几口冷气,这姑娘生的美丽却是个傻子不成吗?古晨说的可是将北辰凰千刀万剐,可她反过来说古晨自己想千刀万剐,这不是贻笑大方,就连站在窗口的姑苏诗月不禁寒颤起来,心中更是替他们担心起来。北辰凰风轻云淡的说,“姐之话真是弟之所想。”伸手摸着猫儿的头说道,“猫儿等下你悠着点,声音轻了我就不饶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北辰凰在疯话时,在他肩头的猫儿突然消失不见了,随之而来的一声声惨叫声,将众人震惊的长大了嘴,所有人看到一幕今世难忘的血腥场面。只见一道电光闪过,古晨整个人被抛飞在了半空之中,每一次落下伴随着惨叫声又飞了起来,一道道血染士兵的盔甲之上,古晨撕心裂肺的喊道,“父亲,救我,孩儿不想死。”这一刻古晨怕了,彻底的怕了,他不想死。一块薄薄的血肉落在了威远侯的手中,此刻他的心好似被万千针扎似的难受,看着他晨儿身上掉下来的血肉,一双星眸都快滴出血来,手骨紧紧握着死盯着北辰凰喊道,“住手,你们快给我住手。”姑苏诗月双手捂着小嘴,惊世憾俗的看着半空发生的一幕,谁也没想到人畜无害的小猫竟然如此凶悍,她强忍心中呕吐的冲动,手骨更是紧紧的握着,她不能让他们看了笑话。北辰静一手缱绻着飘逸的青丝,勾唇冷笑说,“不知道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想杀别人你就必须比别人强,不然光动嘴巴就像他这样任人鱼肉,我说老头你现在赶紧派你的人去义庄选副上好的棺材,晚了义庄关门可就什么都晚了。”威远侯惊恐的看着屋檐之上谈笑风生的两人,嘶喊说道,“魔鬼,你是魔鬼,来给我给放箭。”北辰凰一双深邃的星眸骤然一凝,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凝,冰冷切骨的声音响彻在众人耳畔,“你们是陛下的兵还是他威远侯的兵,你们要敢放一箭,那么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们,你们将会为你的家人带来灭顶之灾。”北辰凰的话犹如梦魅一般萦绕在众人的脑海之中,手中满张的弓箭不由得颤动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生生落在了威远侯的跟前,看着触目惊心的一幕,“晨儿……”谷晨全身血肉模糊的落在他的眼前,长大着嘴巴,那双惊恐到极点的双眸死死看着威远侯,让威远侯只觉心口一痛,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手骨紧紧嵌入手中之中,“晨儿你放心,父亲不会让你白死的,我一定会用他们的首级来祭祀的亡魂。”猫儿身上不染半点血迹一道电光闪过一出现在北辰凰的肩头,爬着直接睡了过去,好似刚才一幕不是他导演出来一般。北辰凰轻摸着猫儿,戏虐的看着威远侯,“老头,你想拿你这幅老骨头来杀我们?我劝你回家抹干净脖子自刎算了,不要大晚上的出来吓人,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姑苏诗月被北辰凰风趣的话逗得一下抿嘴笑了出来,却气的威远侯脸色发青,与之僵尸脸差不多。威远侯厉声说,“还不快放箭,不放本候今天个要了他的命,谁要杀了他们我赏黄金千两。”北辰静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威远侯,勾唇邪冷说道,“比钱是吗,你们谁要杀了这个老头,我赏他黄金万两,以后这老头的位子就由他做了。”威远侯疯狂的笑出声来,“是吗,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就连宣帝见了本候也要给本候三份薄面,我看你们谁敢?”一剑指着所以的侍卫。就在他话音落间一声冰冷的声音响彻而起,“我敢。”一道森冷的剑芒从人群中闪出,一剑抹在了威远侯的脖子上,嗜冷的看着威远侯,“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你……”威远侯按着脖子连退几步,终倒了下去,又一个悲催的死在了自己人手里。他一直在等这个机会,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等到这个可以血刃仇人的机会了,他走上前直接将威远侯的首级割下转身就欲朝外走去,所有士兵一下子竟不知道怎么办,纷纷退了开去。就在这时北辰静鬼魅般出现在他的面前,嘴角勾勒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双手亲拍着说,“你叫什么名字?”他心中猛地一惊,此人武功高出他太多,不由得退后一步沉沉说,“夏天爵。”“你做的很好,机会永远给敢于冒险之人,以后威远侯就是你了。”夏天爵自然不相信她所说的话,“我不是为了钱财,更不是为了什么侯爵,他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只是为了我自己,如果没事我可以走了吗?”北辰静没想到她阴差阳错间竟然让他报了杀父之仇,凤眉微微一挑轻笑说,“可是我北辰静说出的话从来没有收回之理,这个威远侯你不当也得当,当也得当。”北辰凰飞身来到夏天爵身前,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牌举在手中说,“见金牌如君亲临,尔等还不速速下跪。”看着北辰凰手中的金牌所有人哪还敢有反抗急忙跪倒在地,“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三楼上的姑苏诗月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他是皇帝的人,难怪如此胸有成竹,但看他们轻描淡写间将威远侯两父子解决了,让她险些脑袋当机,感觉都想在做梦一般。“夏天爵听旨。”“草民在。”夏天爵跪倒在地说。“我北辰凰以北辰国太子之名今日册封你为威远侯,执掌两郡安定,你可有信心?”夏天爵好似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一般,眼眸中盈满了泪水,叩谢说,“臣定当不负圣望。”姑苏诗月这时听到北辰凰的真实身份,心中一颤,都有些害怕起来了,她居然打劫了当今太子,手骨一紧,不行,我必须离开这里,继续留在这里就是对她生命的不负责任。就在这时夜空中响起一声鹤叫声,北辰静凤眸一转,直接凌空飞起,笑喊道,“父皇,母后,你们怎么也来了?”三人缓缓落了下来,北辰轩一身皇者之气迸射而出,北辰凰笑说道,“儿臣见过父皇、母后。”北辰轩星眸一凝,眸光扫向了夏天爵和躺在地上没了头的威远侯,沉沉说,“凰儿,父皇是不是错过了精彩的一幕?”北辰静抢先说道,“是啊,那个威远侯太过可恶居然想致静儿和弟于此地……”说的更是添油加醋尽显魔女本色,让周围的人不由的连打几个寒颤。北辰轩点点头,“你就是夏天爵?”“草民正是。”“以后你就是威远侯,可不要辜负了凰儿对你一番期望。”夏天爵心中一喜拱手道,“臣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绝不辜负太子期望。”就在这时外面又一阵骚乱,原来是姑苏兴山搬救兵去了,姑苏兴山走了进来跪倒在地,“臣襄铃郡郡守姑苏兴山救驾来迟,恳请陛下责罚。”“姑苏爱卿起来吧。”夏天爵带着军队离去,自后的善后事不用他说他也知道该如何做,姑苏诗月刚要偷偷抽身而去,不料一个身影挡了她的去路,淡冷的声音响起,“本太子的丫鬟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姑苏诗月脸色一变,打了哈哈,“我能去哪,屋里觉得闷,出来走动走动。”谷倾芸缓缓走了过来,像是看儿媳一样看着姑苏诗月,“凰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北辰静急忙上前拉着谷倾芸的手笑说道,“母后,我们进去说,这事我全知道。”谷倾芸含着笑,“好,母后倒要听听这事怎么一回事。”姑苏诗月不由自主的心慌了起来,要是被皇后知道她打劫太子的事,恐怕个杀头的怕就是她和她的全家了,这才好不容易出了狼口,她可不想再入虎穴。北辰凰嘴角噙着一抹笑意,附耳在姑苏诗月耳畔轻声说道,“记住你现在是我的丫鬟,没我允许不准乱跑,不然连累的可不就你一人了,还有你的家人。”姑苏诗月一双好看的凤眸凌乱的眨动着,一颗小心肝更是不由自主的噗通噗通直跳着,“你……。”可是北辰凰已经走了进去。北辰静将事情经过告知了他们,他们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倒是他们误解,看来孙子又抱不成了,看着北辰凰笑说道,“凰儿这次不回来也不事先告知母后,现在也玩够了是不是该随母后回宫去了。”玩够,他才开始玩,偌大的北辰国他还没去好好转悠过,此刻是断然不能回去的,侧眸对视了一眼北辰静,突然北辰凰一下捂着肚子说道,“母后,儿臣定是刚才吃的太多了,开始闹肚子,儿臣去去就回。”北辰静一愣随即说道,“父皇,母后我去看看弟怎么样了?”说着直接拽着姑苏诗月闪的没影了。北辰轩两人对视一眼笑着摇摇头,知道这是他们惯用的计量就是不肯回去,还未歇息又回宫去了。一直跑了很远,三人这才停了下来,北辰静和北辰轩对视一眼相互笑了起来,“好险,姐我们还够默契吧。”姑苏诗月则一头雾水看着这对兄妹,不知道他们又在玩什么。几天后,阳光明媚,一条康庄大道之上,北辰凰骑着毛驴上悠哉侧躺着,而姑苏诗月这个丫鬟则无奈充当了北辰静的马夫,自此三人踏上了走天涯除暴安良的旅途。.........................PS;文文不自不觉已经写了一百万字,也已经落幕了,小溪在这里还是要感谢各位亲们,一直以来对小溪的支持,谢谢大家,我们相约下文!♂♂热门小说快更新,欢迎收藏.()

德阳癫痫哪家好
柳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孝感的治疗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