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寸草心

2020-02-15 18:14:08 来源: 池州信息港

悠悠寸草心

母亲卑微如青苔,庄严如晨曦。柔如江南的水声,坚如千年的寒雨。举目时,她是皓皓明月;垂首时,她是莽莽大地。题记。

起初的时候我还不是我,是你含辛茹苦十月怀胎,才换得我在某一朝的某时某刻呱呱坠地,与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有了最初的联系。

这联系如同冥冥之中一根红线,从你的皓腕缠到我的臂端。感觉抽象,近乎于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空气。我本以为距离会产生一种隔阂与嫌隙,就像是王母的发钗遥遥一挥,便是银河天堑,相隔万里。却想起禅宗无论在何事上都信奉一个缘字,又说起血浓于水一词,如此我和你的羁绊,也大可归咎于天意使然。

每每咀嚼到感恩二字,第一个想起的,不外是你。如同撷了一朵不知名的花朵衔在口里,不用言语也可以唇齿生香,沁人心脾;又仿佛是目光透过云烟笼罩的尘嚣,可以追忆到许久许久之前,既悠长又宁静的岁月,时光静好。

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懵懵懂懂,边睁大天真的眼睛看你边牙牙学语。而你既年轻又美丽,眼睛中带着鼓励,仿佛我稚嫩的一字一句,都是世间最动人的旋律。还有还有,当我第一次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却眼神明亮,你欢喜的模样如同阳光,在天上洒下海市蜃楼一般的轻而柔。我知道,即使逆行在汹涌的人流,你依旧牵我的手,护我无忧。

于是我开始是我。

读书、做事、立志,学习你的人生态度,模仿你的处事风格。明明是两般的人生,却每一个举手投足都有你的影子,每一次交流言语都是你的翻版演绎。难怪别人都说,我是你的青春。

我是你的青春,大概又可以理解为你的青春全部给了我,像天下千千万万的母亲一样,给予我关心和爱护,毫无保留。

你总会说等我长大你就放心了,可我心里总有难言的酸涩。我亲爱的母亲啊,等我长大你就老了。

时光总是白驹过隙,转眼四年五年六年,皴擦而过的是我十五岁青春的年少,是我节节拔高的身高;也是你唇角欣慰的微笑,是你鬓边流离颠沛中减消后的霜白颜色。

我不愿承认,却不能否认。

你老了。双眼渐昏,脊背渐弯。人生的车轮碾过漫漫的风尘,岁月持一柄尖利的刻刀,为你雕上一道又一道皱纹。

你的庇护是鲲的翅膀,我努力学着成长,想着脱离了你的羽翼也可以翱翔。可我绝非想要离开你,相反,我更加的依赖你。羊能跪乳,鸦能反哺,我也是会感恩的生物。我开始着急,开始理解那一句子欲养而亲不待,开始想为你做很多很多你曾经为我做过的事情别说我还小,我是认真的。

看到某篇文章,说母亲,这个我生命中最亲最近的女人,这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这个高贵得不能再高贵的女神。质朴与伟大无缝融合,我捂着胸口只觉得一击即中,有眼泪突然溢出来,我抬了头,液体在眼眶里打转,盈而不坠。

我说我该坚强。

就像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掉过眼泪的你一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地址在哪
丰都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好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六盘水十佳癫痫医院
赣州妇科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