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民办养老院生存举步维艰开半年平均每月赔2

2018-06-07 14:24:19

先说别将来老年人要占到三成,就是今天,要在国办养老院找到一张床位都很困难。在这种形式下,社会养老机构被推向了前台,为了“扶一把”刚刚上路的民办养老院,国家地方都出台了不少优惠政策,然而不少地方却仍然反应,民办养老机构的生存举步维艰。是优惠政策的力度不够大?还是落实不到位?

13年前,家住天津市河东区的于淑华在街道的鼓励下,创办了一家以服务邻里孤寡老人为目的的养老院,名字很温馨,就叫“咱爸咱妈”。十几年的时间,养老院的规模从个床位,扩大到了百余张床位,加上国家频出的帮扶政策,不少周围的人都认为“干这行”她赶到了好时候。然而,于院长自己却觉得经营养老院像个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不断上涨的人工、房租、煤水电气等成本,逼得她每天一睁眼就得开始琢磨如何渡过下次发工资的日子。有的时候,还不得不躲着催缴费用有关单位。

于淑华:我们现在一个月的纯利润,八千到一万。现在我特别犯愁的就是水电暖气。尤其是暖气,天天打找我,我跟小偷一样得躲着。

如果按照商用标准缴费,不算水电,仅暖气费一项“咱爸咱妈”养老院就要支付六万多元。但其实,按照2000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加快实现社会福利社会化的意见》,民办养老院本就应该与国办养老院一样,享受用水用电的优惠政策。换句话说,于院长们早就应该按照民用标准缴纳煤水电气费用,但十几年来他们却一直承担着高出一大截的商用成本。对此,于淑华无奈的说“意见”是“意见”,实际运行中,它并不具备刚性的效力,这就给相关部门拒绝执行提供了借口

民办养老院生存举步维艰开半年平均每月赔2

于淑华:水电暖,都是商业的,我用一度电,是居民的三度电的价格。暖气,人家就给你商业。我们拿着文件上那儿去,人家说这文件我们不看。文件是发给你的,没发给我,跟我没关系。他最后说你要是不交的话,我们就给你掐了。

于院长告诉,在多次与相关部门的沟通中,对方都表示理解,区里的民政部门也给予了最大的耐心帮助协调,但理解是一回事儿,执行又是一回事儿。她所面临的困境是无奈的普遍现象而非个案。打折扣的政策还不止水电缴费标准这么简单。为了支持民办养老院的发展,天津市曾出台补贴政策,对于新建养老院,政府每张床一次性补贴4000元的建设费用,同时每年每张床补贴600元。而实际上,这些补贴发放也并不到位,天津市北辰爱馨瑞景园老年公寓周静告诉,说好的4000元建设补贴,到了她们的手里就只剩下了3000元。

周静:像一次性建筑补贴,天津市规定是每张床位四千,但是到我们手里只拿到三千。像据我了解一些小的养老院,有的是一千,有的是两千。不太理解为什么打了折扣,但是也不太敢去深究这个折扣的原因。

对此,区里民政部门给出的解释总结起来就四个字,“财政紧张”。而谈及水电缴费商改民用的问题,民政局的角色就更为尴尬了,由于非政策执行的主体,他们至多能当个“中间人”,帮助民办养老机构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

天津市红桥区民政局政建科科长李军令:涉及到一个民用和工业用电标准不一样,虽然市里有文件也有规定,我们协调相关的单位,让他们去沟通,能够尽量在他们这个想法的范围内能够实现,可是他不严格按照这个政策去办,这就是一个难题。我们只是做到协调和配合,因为我们也管不到人家,只能说去找公关去协调,只能做到这一点。

政策的指导性意见与真正落实存在着“鸿沟”,有经验、精打细算的民办养老院尚且经营举步维艰,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企业,生存状况就更加艰难。原先在天津从事房地产行业的李海生告诉,他的老人院开了半年,平均每个月都要赔20万。

李海生:截止到今天,我们所投资的这种数额已经超出三千三百万了。现在我每个月至少要赔20万左右。

在国办养老院一床难求的今天,民办养老院,已经成为了老年人社会赡养的中坚力量。随着老龄化问题的日趋凸显,其需求肯定还会进一步扩大,“干一个,赔一个”的现状又怎么能够继续吸引社会资本分担国家的“养老压力”呢。用“咱爸咱妈”养老院院长于淑华的话说,办养老院到现在,她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一个60多岁的老人,更能体会这个群体的迫切需求,但继续办下去,这生存确实是个难题。( 陈庆滨 宋震 刘洋)

公路护栏打桩机厂家
想增高有什么方法
有什么增高药效果好
怎样治疗身高矮小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