畲歌村民心中的根豚草

2018-08-19 23:39:20 来源: 池州信息港

畲歌,村民心中的根

初夏夜晚,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街道的东弄畲族村,传来一阵孩童的稚嫩歌声:“民族政策定的好,样样优惠事事暖

。对党感恩说不尽,唯有山歌表情谊……”伴着村庄泉水淙淙、灯火错落的精致

,似一幅山水人家的美丽画卷。

循歌声而去,身着畲族传统衣饰的村民聚集在村文化室里,载歌载舞,排练“东弄村歌style”。

“这首《畲民感恩歌》过两天就要去县城表演,我们这两日正在抓紧排练。”东弄村党支部书记蓝国欣的脸上难掩自豪。

畲族人爱歌如命,村里人人都是唱歌能手:畲味观农家乐老板蓝国香,身材微胖却扭得好身段,更有副甜嗓子,“白天磨豆腐,晚上好舞蹈”;老歌手蓝木昌,白天采茶晚上练歌;67岁的蓝光元会写能唱,很多村民都是他的徒弟,演出少不了他;51岁的蓝仙兰,国家4A级景区“畲乡之窗”的职业歌手,更是畲族山歌传承人,下了班便带着女儿和8岁的孙女,一家三代来赶场……

“高兴时唱

,难过也唱,干活时唱,空闲也唱。每一个畲族村都有自己独特的歌

,每一个年代也有自己的歌。”蓝仙兰说,畲族没有文字

畲歌村民心中的根豚草

,唱歌就成了传承历史的最好方式。

明代万历七年,东弄村人从福建迁居到此,距今已有434年了,而变化巨大的却是在这近三四十年间。一首首沾满泥土味的畲寨村歌,将这个畲族小山村的历史款款道来。

“东弄当地在山区,出了门楼种番薯,三餐都是番薯丝,尾里割来好养猪”……蓝光元满是老趼的双手握着水笔,边写边唱。他用一口极不标准的普通话解释这几句歌词:“这唱的是上世纪70年代,那时,我们东弄村人的生活就靠两样,种番薯和养猪,番薯当饭吃,番薯藤用来喂猪。”

“没错,我们闭上眼好像还能看到小时候的那个景象。”一旁的蓝木昌接过话在。在这个瘦小的畲家汉子记忆里,80年代,闭塞的小畲寨买通了公路,村里生活环境好起来了,很多畲民家里有了点滴盈余。“那时我们家好容易攒了点钱,高兴得我就去买了辆自行车。但买了发现这车真不好骑啊,只能推着走三十四里地回家,还怕把新车推坏了,自己就扛着车走了五六里路,光学车我就学了半个多月。”蓝木昌这“车骑人”的趣事

,引得大伙哈哈大笑

笑声刚落,他也唱了起来:“畲民家住在山岭,出了门楼要走岭,过去出门爱行路,今下坐车到门前。”这首开通康庄路的村歌,点亮了东弄村人内心的记忆。

时间的脚步,踏进了匆匆的90年代,昔日与山为伴、与牛为舞的畲寨人也迈开了步伐。“出去打工的

,开店的,做工程的都有,村民收入渐渐多起来了,自行车变成了摩托车。”蓝国欣记得,自己是那时候当上的村书记。

但随着大批畲族青壮年走出村落,到县城乃至更远的地方打工挣钱,畲歌沉寂了。“年轻人唱得人少了,不比之前热了。毕竟,靠唱村歌赚不来钱啊。”蓝光元说起一度衰落的村歌,脸上有些无奈。

“走出山寨要去闯,赚好钱来会养家,不落山里歌有情,想时要唱故乡音。”那个年月,每逢过节,外出游子回乡,老人们总要唱起这首村歌。“其实是叫年轻人别忘了自己是畲族人,是东弄人,要会唱自己的村歌。”蓝仙兰说,畲歌毕竟还是村里人心里的根。如今,利好的民族政策,给畲寨带来了愈来愈多的裨益,唱畲歌、跳畲舞、织彩带、种惠明茶、开农家乐,东弄村畲族文化“老底子”也爆发出了效益。“现在连我的孙女都会唱村歌了呢。你们来时听到的《畲民感恩歌》,就是她唱的哟。这首歌也是我们村最新的村歌了,村里没有不会唱的。”

面貌如新的畲族人,也将更多的情感唱进了歌里,更催生出了小畲寨自己的畲族文化艺术团,具有成员50多人,仅今年以来就在县内外进行各类演出近30场次,更把村歌带出了畲寨。而这些,也成了东弄人最津津乐道的事。

回味着满是记忆的村歌,细数着时间刻录的年轮,畲村如歌。而一首首村歌,不但烙上了畲寨历史的变迁,也烙上了东弄畲族人的酸甜苦辣。

“不说了不说了,明天县城要来个90人的旅游团,午饭在我家农家乐吃,明天要早起准备饭菜,还要给客人唱村歌呢。”蓝国香一番话,提示了大伙,看看时间,已是夜晚10点。

夜色沉醉,空气中却还记录着村民们刚刚吟唱过的畲歌的滋味。

西宸广场
经开智汇园
万悦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