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计划

2019-06-25 09:55:12 来源: 池州信息港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冷冷的问,并不惧怕着妖孽的西门绝尘。“之前对你忍让三分,是因为替abel共事,现在,我发现,他是杀害我爸爸妈妈的元凶,我们的共事关系解除了。”西门绝尘意味深长的看了柳恬静一眼,他拉过柳恬静的手,让她突然地靠近她,对她,他永远带着别人看不懂的眼神。“我的好徒弟,或许将来我可以不那么恨你。”他勾起嘴角,阴冷至极。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只说了半句。“等到将来再说吧,我现在想回去了,你不会反对的吧。”柳恬静还是那般淡淡的。项尚天可以感觉出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气氛。“四个月,我等得好焦急啊。”西门绝尘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一句话,放开了柳恬静。柳恬静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转身,拉着项尚天的手离开。项尚天笔直的站着。“之前听你说过你是杀手,没有想到你是狼堡的人,;狼堡的人只有一个银狐在外面,也就是韩浩然美炫的堂主,你是哪个银狐吗”他冷冷的问,其实,心境已经没有多少的改变的了,很平静,没有因为受到欺骗而生气,想起她和韩浩然之前的关系,所有的这一切他能通过逻辑思维迅速的拼凑在一起。柳恬静抬头看项尚天,没有一点要隐瞒的意思。“银狐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死了,被项尚天救起的只是柳恬静而已。”柳恬静平静的回答,因为项尚天的平静,因为项尚天对她并不深刻的感情,因为不深,所以可以理智。“四个月又是怎么回事”项尚天问。“没什么,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回去就终于要回去,逃不开的命运枷锁,就不想去逃了。我还有四个月,四个月对于我来说,够了。”柳恬静把手放在了腹部之上。有一刹那,项尚天觉得柳恬静和夏少雨好像。她的性格可能比夏少雨更加的倔强。柳恬静露出灿烂甜美得笑容。“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二个月后,不管夏少雨选择你或者是韩哥,我都会祝福你们的,你,不用对我介怀。我对于柳如梅来说,虽然有着血缘关系,但是,并没有多少的亲情,你也不用对我负责,我是一个很会照顾自己的女人,我只是有一个心愿,希望你可以答应我。”柳恬静看起来很愉快,也很坚强,一直带着优美的笑容,好像,她不会被任何事伤害。“什么”项尚天问。柳恬静把自己的手放在腹部上。“孩子的爸爸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我不想这个孩子以后做杀手,也不想他跟着韩浩然做黑社会,你可以帮我照顾他吗”柳恬静恳求道,双目放着亮晶晶的色彩。项尚天内心波涛汹涌着,这还是不会是他怀疑的真的是他的吧柳恬静没有说是他的,因为不想他为难,如果孩子真的是他的呢项尚天明白,他有了孩子,会给夏少雨不好的印象,失去她。可是,如果真的是他的孩子呢柳恬静对项尚天的沉默是痛心的。她的笑容扩大,眼睛如星辰般明亮。“其实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韩哥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也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大不了,我立下一个遗嘱,说让我的孩子不要加入黑社会。”她,从来不喜欢勉强别人,也不喜欢依赖别人,一直就是她一个人,韩浩然就算送她去死,她也没有埋怨过,又何况是对她非亲非故的项尚天,她更不会有任何要求。她的命,是不值钱的,杀手,随时别别人杀死,她现在想留下来的,也只有肚里这一点点的血脉而已。那样倔强,坚强的柳恬静让项尚天感到怜惜,就像柳如眉,就算是每天做化疗,也没有喊过疼。伪装的坚强更加让人心疼。他失去过自己一个孩子,不想再失去。他相信,夏少雨会接受的,因为夏少雨的善良和大度。“好,我答应你,这个孩子我会替你好好的带大。”对于项尚天的答应,柳恬静喜出望外,眼中尽然不自觉的带着泪珠。“嗯。”两人坐上车。项尚天没有带柳恬静回他的别墅,因为那里有一些龌蹉的人在。“项尚天,你这次还准备帮abel吗”在车上,柳恬静说道这个敏感的话题。项尚天沉默了一会。“去,韩浩然那里吧,我想和他好好的谈谈。”项尚天说道,他帮忙abel是因为想要他背后的势力,但是跟着abel的这两年,他看到了abel的残忍和嗜血,刚才听柳恬静和西门绝尘的对话,大约的走到柳如眉的父母也间接因为abel死掉了,他是不想再帮abel了。但是,不帮abel,以abel的脾气肯定会对付他的。他和韩浩然之间本来也没有什么,一切都由夏少雨起,现在夏少雨理智的帮他们解决看这些难题,他也应该和韩浩然心平气和的解决其他的问题了。柳恬静当然也希望看到项尚天和韩浩然和睦相处,一个是她的伙伴,一个是她爱的人。她带着优雅的笑容。韩浩然很诧异柳恬静居然带来了项尚天。他和项尚天之间也是有芥蒂的。1月25号这天,不知道夏少雨会选择谁。韩浩然打量着冷酷的项尚天,项尚天也打量着俊美的韩浩然,两个男人之间,好像暗暗地较量。“夏少雨说,你是他梦中情人,果然,长得挺有个性的。”韩浩然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静,他的语气有着微微的酸。“她说,会不自觉的被你吸引,韩哥果然很有人格魅力。”项尚天也恭维几句。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的奇迹发生,连韩浩然和项尚天这样看起来会做一辈子敌人的人也会相互夸奖。“其实,你是我欣赏的男人。”韩浩然接着说。“你却是我感到有危机的男人。”项尚天也接着说。“如果……”“如果……”两个人一口同声。相互谦让了一下,让对方先说。很诧异,他们也有这样的默契。还是韩浩然先开口了。“如果1月25号的那天,夏少雨是选择的我,请你放手,以后,我也不想看见你出现在她的面前。”项尚天停顿了一下,脸还是那样的冷峻。他点了一下头。“同样,如果1月25号的那天她选择的是我,也请韩哥彻底离开我们的生活,我也不想她再看到你。”项尚天认真的说道。韩浩然露出一笑,“如果,不是因为夏少雨,或许,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项尚天深邃的看向韩浩然。“这个世界上每天这样的假设,发生了,也只能发生下去。”柳恬静看着这两个男人的对话,心里,总是觉得血在滴。两个都是她爱过的男人,两个都是她在乎的男人,他们在乎的却不是她,这种感觉,总觉得自己被再次的遗留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夏少雨呢”左凝霜刚睡了午觉出来,睡眼朦胧,看到项尚天很吃惊。雷诺锋也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项尚天,同样很吃惊,在他的印象里,项尚天可是abel那边的人,他不解的看向韩浩然。“对了,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我们,现在的相处势力还不能请你进去喝上几杯。”韩浩然显然在下逐客令。项尚天沉默了一下,目光更加的深邃和悠远。“我这次来,是想和你们合作对付abel的事情。”项尚天说完,韩浩然很诧异的看着他。项尚天把目光转向韩浩然,“离开abel,我也能够做一个纯粹的商人,简简单单过生活就可以。”韩浩然明白了。他想脱离黑社会,有时,他真的是欣赏项尚天的,项尚天为了心爱的女人敢放弃很多,而他,还有仇要报。他的手放在了项尚天的肩膀上,“我韩浩然刚愎自用,从来不相信别人,也从来不会听从别人,这次,你说什么,我做什么,全部听你的。”有时,信任来的很奇怪。但,韩浩然微微的勾起了嘴角。无由得,他相信项尚天是真的想要脱离abel的。“abel这次缺货,他让我想办法,我想了,这或许可以设计一个计谋,让他可以永世不得翻身。”项尚天说着,其实脑子里已经有一个主意了。“我们也那么想过的,我会安排一个菲律宾的客户给你,那个菲律宾的客户是菲律宾警方,他们早就盯上abel了,但是abel老奸巨猾,他不会亲自去走货的,可能是派你去,如果只是让他损失些钱,还不足以打败他。而且,我这里还有abel犯罪证据的电脑,如果交给拉斯维加斯那边的警方,怕abel那边有势力脱罪,我们要想就想一个大的,可以让他直接死无葬身之地的办法。”韩浩然说出自己的疑虑。项尚天表情淡淡的。“他的身边放满了高手,刺杀也没有用的。”雷诺锋补充道。一头雾水的只有左凝霜,她诧异项尚天和韩浩然之间的相处方式,夏少雨去了哪里了呢男人的事,她是管不着的。她安心怀她的孩子就可以了。房间里,项尚天,韩浩然,雷诺锋,以及柳恬静彻夜都在讨论着计谋。凭借他们四人的智慧总会想到的办法的。直到早晨的时候,项尚天故意喝了很多酒,借故醉酒没有回去。他回到别墅的门口,却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氛。房子,很多个枪眼,abel的手下更加警惕的看着四方。开门进去,abel衣冠楚楚的坐在沙发上,恼凶成怒。地上,躺着没有穿衣服的张铭铭,血从她的胸口流出来,她还没有断气。细看,发现,她的胸口有一只针,直接穿过她的心脏。张铭铭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子转啊转的,她很不甘愿,却只能不甘愿的死去。刚才,abel和她还在玩,突然,一根针发射出来,abel拿她挡在前面,针就这么的刺向她的胸口,她能感觉到呼吸变得困难,被abel丢在了地上。她无力动弹,只是听到很多的枪声,看到墙壁上夏少雨明快善良的笑容。看了一眼项尚天,她的眼睛没有了焦距,就这么争得大大的,死去。“怎么了”项尚天冷冷的问。abel垂着头,目光凶狠。“你去找几个有名的杀手,我要杀了西门绝尘,我讨厌有人背叛我。”abel恶狠狠地说到。就这一句话,项尚天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西门绝尘来刺杀他了,结果,当然没有得逞。abel很怕死,所以,防卫特别的深严。“这个先不着急,我已经找到了菲律宾的买家,明天过去谈判。看看他手里是不是真的有我们要的货,可能价格不会低。”项尚天面无表情的说道。面无表情的好处就是只要永远保持面无表情,别人就永远猜不透。abel露出笑容,“太好了,近叫慕容成都那个老头逼得太紧了,韩浩然做了他的女婿,要是这个货办砸了,这个老贼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我”项尚天还是面无表情。他挥了挥手,他的手下处理张铭铭的尸体。“想不到韩浩然那么有本事,居然搞定了那个任性嚣张的慕容菲尔,尚天,你要不要也施点美男计,把那个女人搞定了”abel病急乱投医。项尚天还是面无表情。慕容菲尔现在是韩浩然的妻子,就凭这点,项尚天还是有优质的。等吧,反正再复杂都是要解决的。“我知道了。先把货搞定吧。”项尚天说完,不理会彷徨的abel,上楼睡觉。补充睡眠。第二天,项尚天就出差了,去了菲律宾,他当然会躲开abel的眼线,拿回了枪支。菲律宾的那个客户的枪支被警方没收,警方手里当然有abel要的货。验货后,abel就准备和菲律宾的客户合作。他还是非常的谨慎的,出去交涉的人当然是他信任的项尚天。项尚天出去交涉了。韩浩然他们当然知道,他们只是在等。今天,慕容菲尔回家了,大包小包的买了一大推东西。一回去,就把高跟鞋随意的一踢,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样子,不过太趾高气扬,看到雷诺锋和左凝霜,正眼也没有看他们一眼。他们何尝没有正眼看她。包括韩浩然。慕容菲尔就大呼小叫的喊起来,说什么韩浩然是孬种之类,都是因为她的关系才能够留住小命。有些的人,当然可以完全当做听不见。韩浩然和雷诺锋三人干脆进了他的房间玩,慕容菲尔被拦在了门外,她一生气,就又回去了法国。柳恬静拿着手机通过卫星定位看项尚天的行踪。项尚天去了菲律宾,按照计划安排的,会让他在菲律宾被抓,然后,那个菲律宾的客户就要求abel亲自去。

桂林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江苏医院治疗癫痫病
运城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