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我的南方的小山村

2018-09-15 11:54:36

在乡路上走了几十年,便再也不能忘记那份温馨。所谓永恒,于人,只在记忆中,这样便有绿意轻抹的山坡、星星点点的野菊花、土黄色的小路、缠满绿藤的竹篱笆、板栗树掩映着的平房和画眉婉转的啼鸣。

曾经走进北京故宫那份神秘的辉煌和深邃的庄严,然后到圆明园大水法去抚摸冰凉的巨石,再到黄河边上抓一把粘乎乎的黄土,但是,万种风情却是在我的南方乡村。南方乡村有的是山。因为有山,看不见遥远的地平线,也看不见落日悲壮的辉煌,只能从燃烧的天空感觉绚丽的极致。油菜花醉人之后,小麦黄了,接着是稻子、芝麻,而南方的四季歌,总带着细雨的柔情,哪怕是一声浅笑、一声问好,也柔柔的最能撩人情思。母亲呼唤孩儿的亲昵,姐妹们嘻闹娇嗲,汉子们沉默大度,便是乡村传神的眸子,乡村一下子活了起来。

河滩上十九棵老柳树构成小镇的风景。

河滩贫瘠,这些树却粗如巨椽,气势凌人,给苍白的鹅卵石撒下扑朔迷离的绿影。

谁也不知道它们沐浴过多少晓风残月,而今它们自己成了风景。只是这儿没有隅隅情话,也没有流燕飞莺。老鹰在树稍凝成一点冷峻,俯视田野河流村舍和劳作的人群。

有白须老者在门前悠然品茗,说这些树活过五百年了。年轻人哂笑。老者缄默。缄默中似含深意,又叫人笑不起来了。

这片河滩没长别的东西,只有这些历经沧桑的沉思的老树。山风于是清醒而肃穆。

“卖花渔村”,名字好听,这儿的人却做得很苦。

最苦的日子里,天地间依然充盈着花香。

山坡上一蓬蓬茉莉花、代代花将黑泥的苦涩化为清冽的芬芳。

人们渔猎果腹,然后摘下指甲盖大小的花朵送到城里,熏茶叶,熏帐子,熏得街市神清气爽。

时光从粗黑的手指间流过,留下的是一只小划子和几蓬茉莉花,还有花仙的故事。

嗮干的鲤鱼就悬挂在屋檐下。

黄昏时分,农人们就着花香下酒,看母鸡快活地叫,堂客们尖起嗓子唤出缕缕炊烟。

暮霭搅和着浓郁迷人的花香,便是那极乐世界了。

烤漆展柜厂
办公楼租赁图片
上海石油大厦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