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球队战世界杯先要奖金青年球员为钱出走

2019-02-25 16:48:40 来源: 池州信息港

非洲球队战世界杯先要奖金 青年球员为钱出走

“袭击者都拿着枪,而且人数众多。当时我们正在看世界杯比赛,他们直接冲进放映室对着我们随意扫射。”

———肯尼亚事件幸存者

赛场外

肯尼亚球迷看球时被扫射

至少48人遇难

据BBC、美联社等媒体昨晨报道,当地时间上周日晚8点,大约50名武装分子挥舞着黑色的旗帜冲进肯尼亚沿海小镇姆佩卡托尼,杀死了48名(注:也有媒体报道为49人)正在观看世界杯比赛的民众。肯尼亚警察总监戴维·基迈约说,他们攻击了警察局,并杀死了两名警察。除此之外,他们还纵火引燃至少两家旅馆和一个加油站。据报道,可能是索马里的反政府组织“索马里青年党”实施了这起袭击事件。

“他们冲进放映室对我们扫射”

姆佩卡托尼是肯尼亚海岸省拉穆县的一个小镇,是当地沿海重要贸易中心之一。事发当时,咖啡厅和酒吧里聚集了许多观看世界杯实况转播的人,大多数人被击中头部致死。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包括两名警察在内的48人死亡。我们正搬运尸体,死亡人数还远不止如此。”肯尼亚警察总监戴维·基迈约对肯尼亚的一家报纸说。路透社引述姆佩卡托尼警方负责人哈马顿·姆万里科的话报道:“袭击者从(附近的)维图镇劫持一辆货车来到当地。他们先是袭击了姆佩卡托尼警察局,然后(向居民)开火。”肯尼亚内政部的说法略有出入。内政部早些时候通过推特说,袭击车乘坐两辆小型客车进入姆佩卡托尼,对当地居民开枪。“袭击者都拿着枪,而且人数众多。当时我们正在看世界杯比赛,他们直接冲进放映室对着我们随意扫射。”一位当地居民梅莎科·基曼尼对路透社说表示, “我躲在门后面逃过了一劫。”

“在我房间的隔壁,我的两个兄弟就在我眼前被射杀。我通过窗户偷看到,那些袭击者对着我的兄弟说索马里语,但我的兄弟不会。在一顿扫射之后,袭击者离开了。”遇害者家属瓦维卢表示。

南非世界杯时也有遇袭事件

据BBC报道,一名目击者称,枪战持续了大约四个小时,直到他们逃走。另有报道称,袭击者在从姆佩卡托尼的村庄逃脱后还袭击了周围其他的村庄。肯尼亚国家灾难行动中心表示,军方已经出动空降兵协助当地警察。姆万里科告诉媒体:“袭击者已经逃离,但我们正在追捕。”上周日的这场袭击,是自去年9月份反政府武装袭击内罗毕西门购物中心后严重的一次。在上一次的袭击中,共有67人丧生。在2011年肯尼亚军队进入索马里与反政府武装交战后,肯尼亚已经遭受了数次武装袭击。

据美联社报道,有专家警告称,武装分子很有可能趁大家都在家看世界杯的时候突然袭击,就像他们在2010年袭击乌干达一样。2010年南非世界杯时,武装分子袭击了坎帕拉的Kyadondo橄榄球俱乐部,当时数百人在这个俱乐部观看世界杯球赛。这场武装袭击造成了70多人死亡。肯尼亚红十字会表示会对遇难者家属和幸存者提供心理帮助。

肯尼亚警方昨日表示,姆佩卡托尼镇随后再次发生袭击事件,导致至少15人丧生,其中包括一名警察。两次袭击地点相距仅数公里,共导致超过70人死亡。肯尼亚政府已向拉穆地区加紧调派警力。

“好战分子应该停下来”

分析人士认为,这起事件是去年内罗毕西门购物中心遭袭以来肯尼亚遭遇的严重袭击事件。内罗毕和蒙巴萨地区已经加强警力,应对日益严峻的安全形势。美英等西方国家已经在过去几周提升了恐怖袭击警告。在内罗毕,美国海军陆战队在美国大使馆的房顶筑起了沙袋掩体。

此外,另一个非洲国家尼日利亚政府也发出了看球警告,要求居民为了安全起见,不要在公共场合聚众观看比赛。上月,尼日利亚高原州乔斯市一酒吧发生爆炸,正在观看欧冠决赛的球迷们身遭不幸;本月2日,阿达马瓦州一体育场发生爆炸,一群球迷看完电视转播的足球赛正要离开时,突然发生炸弹爆炸。这两起针对球迷的恐怖袭击事件让很多球迷非常失望。“以前我和朋友们坐在一起看比赛,我们聊天喝啤酒吃烤鱼,可现在不同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宁愿选择在家里看球,或邀请附近的朋友来我家。”当地球迷多米尼克失望地说。

世界杯开幕前,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公开呼吁世界和平:“希望在这32天的时间内,全世界都来关注足球,所有的好战分子都应该停下来。”毫无疑问,这次发生在肯尼亚的恐怖袭击对于世界杯也是一个沉重打击。不过警方初步判断,这次武装袭击跟世界杯没关系,只是恐怖分子的暴乱行动。

成都商报 胡敏娟 编译 苑达

赛场内

非洲球队很悬

一切都因没钱

当非洲雄狮喀麦隆被墨西哥打成小猫咪,非洲雄鹰尼日利亚迷失在伊朗高原,沙漠之狐阿尔及利亚被欧洲红魔揪住了尾巴,在魔幻桑巴大地上,曾经狂野的非洲足球在哭泣。健壮的非洲大象留住了非洲足球的尊严,但对于为钱所困的非洲足球来说,人员流失,人心不齐,没有了那份骄傲,非洲足球拿什么延续他们的辉煌。

没钱 征战世界杯先要奖金

1990年世界杯,在米拉大叔的带领下,喀麦隆闯入世界杯八强,为非洲足球赢得了荣耀,但如今,喀麦隆球员们却甘为五斗米折腰,而这竟然得到了米拉大叔的支持。

世界杯开幕前,在队长埃托奥的带领下,喀麦隆球员们向足协抗议,称世界杯奖金太少,如果不能解决他们将不会踏上前往巴西的飞机。双方的博弈以球员的胜出而告终,终喀麦隆政府宣布启用特别基金,为喀麦隆每名世界杯参赛球员提供5000万非郎(1美元约合470非郎)出场费。虽然终喀麦隆同意前往巴西,但在小组赛首战中,非洲雄狮们明显毫无斗志,终0比1输给墨西哥。抛开技战术因素,奖金问题已经成为困扰喀麦隆前进的重要原因。

本届世界杯,各支球队都公布了夺冠奖金,财大气粗的美国以85万英镑高居榜首,而非洲雄鹰尼日利亚的奖金只有6万英镑,在32支球队中垫底。尼日利亚的世界杯夺冠奖金是日前足协与球员们达成一致的,也就是说是巴西世界杯开幕之后才谈拢的,只是他们并没有像喀麦隆球员一样采取极端的方式。

没人 青年球员为钱出走

在许多非洲国家,足球少年们认为,能够到国外踢球是他们发财致富的道路。对于加纳足球少年阿布来说,七年前,走进曼联队球探汤姆·维农在当地兴办的一所足球学校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阿布出生在加纳北部城市孙亚尼。在当地,他的足球技术人人皆知。后来,阿布进入曼联足球学校,并且获得了4年的足球奖学金。但他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不高兴,并且坚决反对。在阿布耐心的解释下,他的父母终同意而儿子到足球学校学习。阿布将不多的衣服装在一个尼龙包里,来到了加纳首都阿克拉郊区的足球学校。好好踢球,然后出国,是这些小孩改变自己生活的惟一捷径。

如今,非洲仍然是世界足球人才的重要产地,在那里,有很多国外的专业足球学校。在西非足球王国加纳泥泞的土地上,一群男孩正在专心致志地接受足球训练。加纳的塔马雷出现了卡塔尔人主办的足球俱乐部,为卡塔尔寻找有天分的足球少年。

在西非的另外一个足球强国尼日利亚,名叫安东尼·巴塞·巴塞的男孩在整天活跃在泥泞的土地上,他日复一日地踢球和训练,希望早日实现他的梦想,加盟西班牙联赛豪门巴塞罗那队。年仅13岁,巴塞就来到了卡塔尔,住在有空调的房间里,在草皮球场上进行训练。尽管这里距尼日利亚有千里之遥,但是巴塞感到非常惬意。卡塔尔在对非洲7个国家的400000个男孩中进行了多次筛选后,挑选出了23个非洲足球少年来到了卡塔尔进行训练。

对于财大气粗的卡塔尔来说,从非洲挑选天赋出众的年轻球员能够帮助他们取得更好的国家队成绩。对于巴塞来说,能够到卡塔尔,一家人的生活条件都能得到极大改善,但对于尼日利亚国家队来说,他们又失去了一位天才少年。非洲球队的血液,就这样不断在流失。

没法 虚报年龄多挣几年钱

上赛季冬季转会期间,意甲劲旅拉齐奥引进了一位17岁的“年轻球员”约瑟夫·米拉纳,不过很快,他那张年过40的脸和护照上1996年的出生日期就引起热议。随后不久,非洲站曝料称米拉纳已经41岁,虽然未终证实,但这个消息仍然引起轩然大波。在非洲足坛,为了能够获得更好的前途,在欧洲俱乐部多挣几年钱,篡改年龄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泛滥的现象,而这对于非洲各支国家队也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本届世界杯,尼日利亚首战被弱旅伊朗队逼平,这支球队在奥运会上成绩显赫,盛产超级新星,但在世界杯上已经低迷很多年了,在外界看来,球员篡改年龄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曾经率领尼日利亚获得奥运会的前阿森纳前锋卡努被爆料称和实际年龄差了9岁,国际米兰前锋马丁斯在尼日利亚足协和国际米兰登记的差了6岁,更夸张的是像奥科查和韦斯特这样曾经在欧洲豪门效力过的尼日利亚球星年龄差甚至都达到了两位数。

在世界杯上,不少看起来正值当打之年的非洲球员实际上已经老迈了,这也是他们的成绩总是低于外界预期的一个重要原因。成都商报 李博

1990年的喀麦隆,1998年的尼日利亚,2002年的塞内加尔,那时的非洲足球展现出了这片大地的狂野,充满激情。而当理想被现实无情击碎,足球梦想让位于生计,这样的足球已经很难走向辉煌。

走心又走胃自如海燕食堂营造别样毕业记忆
04前与04后童年兴趣大PK儿童节QQ浏
芝华仕专注沙发质量25年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