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大家愿意来首先还是因为成都吸引人郁钧剑艺

2018-10-13 09:20:33
大家愿意来首先还是因为成都吸引人郁钧剑艺

  “你们听过《我走后的成都还在下雨吗》这首歌吗,里面的歌词是我写的。”11月17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郁钧剑聊到了一首老歌,“望江楼下,一树盛开的芙蓉花”,他一脸骄傲地表示,“我不仅唱过成都,还写过成都。”有年轻人说“没听过您写成都的那首歌。”他面露不解,“这么好听的歌你居然都没听过?”然后又自嘲,“当然了,10多年前的老歌,你们都太小了!”

  一个月前,郁钧剑从北京向成都商报记者发来了中国文联党组8月批准他担任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院长的同意函,和一份罗列了中国文艺界几乎所有名流的顾问委员会和特聘教授名单,“这些人我都已经约请好了,公布出来整个北京都很轰动。”

  郁钧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接受成都的邀请几乎没有犹豫,成都作为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位于“一带一路”的交汇点和支撑点上,有自己突出的优势和文化特色,中国-东盟艺术学院选择在此,有地域上的考量。“北方文化跟东盟文化有点远,但巴蜀文化向南走,能和东盟文化、南方融汇在一起,成为一种体系,融会贯通。”另外,将视野朝向东盟,也是考虑到不能局限于地域性,可以让巴蜀文化走向世界,扩大影响力,“尤其是国家的大方向是‘一带一路’,也是实际行动来配合和支持国家的倡议。”

  学校的师资由他一手组建,这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名单上这些人,顾问委员会和特聘教授,不管是一年来一次,还是一个月来一次,只要能来讲讲课,跟师生们交流,对学院来说都是巨大的财富和巨大的推动力。”

  至于他自己,郁钧剑说,常驻成都对他来说不太现实,但会常来成都,他谦虚地说,“中国-东盟艺术学院,最重要的不是新建的,而是一所老学院,我尊重现有学院的组织结构和教学形式,我们来这个地方,主要是为学校发展‘锦上添花’,我是抱着这样一个态度来的。”

  对话郁钧剑

  “不惭愧地说

  师资阵容全国没有第二个城市做到”

  记者:成立中国-东盟艺术学院的初衷是什么?

  郁钧剑:这要说到一位成都籍的“东盟-中国经济贸易发展促进会”中国西部总部的总代表阳青,他对家乡很热爱,一直想在成都成立一所私立的艺术学院。他曾经找过我的老领导——曾做过总政歌舞团团长和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的瞿琮,《我爱你中国》这首歌的词作者,想请他来做学校的组织者。但瞿老师推荐了我,说你们要请院长,最好请郁钧剑。

  我们去考察了很多地方,云南、广西、包括还去了海南,最后大家不约而同地觉得成都最好,可能也跟发起人的家乡情结有关系。加上我也喜欢成都,所以就决定来成都了。来了以后,发现成都就想打造文创中心、音乐之都,成都大学正好有艺术学院,不如大家“强强合作”,这就有了学院的雏形。

  发起人本身也是东盟-中国经济贸易发展促进会的,取名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中国东盟艺术学院”。我们无形中就给成都创立了一个新的平台,不仅仅是艺术上可以是好平台,也符合“一带一路”的倡议,以前说“东盟”,包括云贵广西,实际上也可以延到成都来。

  记者:学校的师资阵容怎么样?

  郁钧剑:学院的师资阵容,不惭愧地说,全国没有第二个城市做到。就是在北京,也不可能有这样的阵容。大家愿意来,首先还是因为成都吸引人,再加上我跟他们都是好朋友。

  19日这天有50多位大师级的人物都来,包括中国传媒大学校长、中国美术学院院长、中央音乐学院院长、怀孕时离婚协议怎么写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原解放军艺术学院的院长……光大学校长都好几个。还有些老师虽不能到场,但发来了视频,视频中每个人都说,将来一定来成都给大家上课。

  记者:作为院长,对学院的发展您是如何考虑的?

  郁钧剑:市政府希望我们来做这个学校,有一个相对明确的要求,首先成都大学艺术学院本身存在,并非一所新建学校,希望我们能开创一个新的局面。我尊重现有学院的组织结构和教学形式,不会打破原有的教学体系和秩序,因为传统的东西值得传承。

  我们要把学校办好,一个最重要的标志,就是提升学校的知名度和教学成果,聘请大批专业人才来,我们现在光是顾问就有80多位,我们有很多顶级这些大师级的人物,招生的状况就会好。

  第二个问题是怎么提升,我觉得一定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特、人特我精”。比如说的我的主业还是唱歌,以民族声乐男高音为第一专业,而在我们这次的特聘教授里,请到了吕继宏,海军歌舞团的,年轻的有刘和刚,再年轻一点的,有前不久刚在这里演张思德的吕宏伟,都聘请过来做特聘教授。我就可以打造中国独一无二的,第一家中国民族声乐男高音训练基地,这就是人无我有,而且新、特我都占了。这个学校有吕继宏、郁钧剑、刘和刚,有吕宏伟……都在这儿当老师,想来这里学男高音的人会不会多一些?是不是做出了品牌?是不是就可以预计在三五年之内,做出成都在全国都能打响的一个学科?

  我觉得有些事情就是“事在人为”,要敢于去想,去做。继续按这个理念往前发展,我们还可以把中国最好的灯光和舞美的设计师,参与了奥运会、杭州G20的沙晓岚请到成都来,他也有意向在成都开办他的第一个舞台美术的班。

  我说的这些事情,并不是“空中楼阁”。首先民族男高音这条,我们就可以申请反倾销调查的条件做得很好,因为现在周围都有很多跟我们学习男高音的学生,一听说郁钧剑老师来,都愿意报考这个学校。吕继宏、刘和刚、吕宏伟这些老师都有自己的学生,所以大家放心,我们来成都,不是来凑热闹,我们是有想法的。

  记者:未来学校还有哪些方面可以提升?

  郁钧剑:学院本身有很多可以提升的东西。比如我今天去看了一个羌族的舞蹈,编得非常好,30个演员跳的,跳完了就让我给舞蹈提意见。我说,你们现在这舞蹈是一个单独的节目,但要变成一个开场的舞蹈,就有缺陷了,开场舞蹈需要很热烈、场面很大。编导没有想到这些东西,这就是提升的空间,要靠有经验的人来给大家提出来。我就问她,你们整个艺术学院有多少学舞蹈?他说有100多个,将近三分之二的学生还没用。我建议,不如大家都一起到舞台上,音乐一起,学生都上台,他们站在不同的角落,可以根据音乐,根据老师编的动作,跟舞蹈动作一致,这场面就对了,这就是艺术上的提升。这就是我们在教学过程中,必须要不能忽略的东西。我觉得一个好的学校,就是要靠很多有经验的人,我毕竟61岁了,我见的东西比这些孩子多。请大家相信,我们会给学校的提升贡献自己的力量。

  学校争取在2019年把新校区建好,正式挂牌出去。未来的架构是“三个院一个部”,即音乐与舞蹈学院、影视与动漫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和一个国际部,国际部主要是承担东盟各国的学术交流,培养东盟各国的学生。中国东方歌舞团一位董事长,听说我去当院长了,前不久还主动给我发来短信,希望以后有合作。他们歌舞团就是跳的一些东南亚的歌舞,中国还没有专门的培养东南亚舞蹈的学校,跟他们的合作,这是未来的一条路。

  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摄影记者 王红强

祥生云溪新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