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书大年——2008全国少儿图书出版述评“毕业”

2020-03-31 19:20:27 来源: 池州信息港

据统计,国内各出版单位现场共达成版权输出意向及协议800余项,中国加速迈向童书出版强国的声音出现。

中国童书在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但人们对“儿童读物的功能是要引导儿童成为健全社会一员”的认知尚不充分,“缺少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也致使原创能力不足。


—— 最火的童书市场,难觅更多一流原创?


今年,第55届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在意大利举行,在这个全球颇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儿童书展上,中国首次成为主宾国,在中国少儿出版领域具有标志性意义。据统计,国内各出版单位现场共达成版权输出意向及协议800余项,中国加速迈向童书出版强国的声音出现。


中国童书产业已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代,目前全球图书行业发展最快的就是中国童书,年出版4万多种,总量居世界第一。但是,对进口依赖性较强、国内原创作品不足、结构单一等问题照旧存在。


无论是童书出版从业者还是业界视察人士,他们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我国童书出版要向高质量发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越做越大的“蛋糕”


童书出版进入“蓝海时期”,这是近年来的共鸣。


2018北京图书定货会上发布的《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范围为80 .2亿元,其中童书占全部图书零售市场的码洋比达到24.64%。记者了解到,从2002年起,童书出版市场每一年都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成为我国出版业活力最强、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


200 年,杨红樱创作的儿童文学系列《淘气包马小跳》开始出版。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童书育儿法创始人陈苗苗认为,这是一个分水岭,“让大家看到童书销量可以这么大,儿童的浏览可以成为如此重要的消费。”


据统计,《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畅销10余年,销量超过4000万册,可算是中国童书出版史上的标志性存在。


“后来绘本在国内突飞猛进,是和当当网、京东等同步发展起来的。”陈苗苗告知《工人日报》记者,电商平台的发展则让绘本迅速找到了其消费人群。


市场的火热,引得众多出版机构加入竞争。目前,我国童书出版从原来的专业出版演变为大众出版,全国581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童书。许多出版人转型做童书出版,也有很多作家向童书写作转型。


童书的特性使得其天然能够抵抗电子书的攻击。随着社会经济文化水平的发展,加上2孩政策红利,业界普遍认为,未来数年,我国童书出版市场将延续保持增长势头。


“孩子爱读,也想让孩子爱上浏览,自然就不会考虑投入。”北京市民李瑞雪告诉记者,她家的孩子今年5岁,对绘本很是偏爱。


从“中国加工”到“中国制造”难


童书出版市场欣欣向荣,却掩盖不了原创能力的不足。


1名从业者告知记者,原创能力不足是我国童书市场存在的一个老大难问题,除少数几位国内原创作者的作品比较畅销,基本还是以进口童书为主。中国童书出版要完成从“中国加工”到“中国制造”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境外图书在中国整个零售市场中占到25.6 %的码洋比重和1 %的品种比重。显见的市场利益使得许多出版社大力引进多种国外童书,也产生了引进书质量良莠不齐的状况。


不过,国内原创童书作品的占比近年来有上升趋势。2017年发布的铛铛童书5年原创市场销售报告显示,近5年来,中国原创童书销量延续快速增长,2017年1月到8月,铛铛累计售出童书1.2亿册,中国原创作品占三分之一。


“原创和引进,只要是优良作品,就值得推荐给孩子浏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儿童图书出版分社社长柳漾所负责的儿童图书出版分社成立于2015年9月,第二年开始推出原创图画书作品。“我们在两个方向上发力,1是签约国际知名作者并经营其作品的全球版权,2是精心挑选国内的实力派创作者,尤其是中青代。”


虽然当下是发展原创最好的时期,但从某种角度来讲,也带来了许多的问题。“比如,原创作品出版的急需,致使大家疯抢资源,几近拉低了原有的出版门坎,出版仿佛变得更加容易,也更容易获得利益,与此同时,读者对原创的看法也有可能变了味。”这是柳漾所担心的情况。


“儿童读物的目标或说功能,是要引导儿童成为健全的社会一员。”陈苗苗有着另一方面的担忧,目前童书结构单一是一个较大的问题,“许多人对童书的认识其实不充分,乃至将童书等同于儿童故事。”


“怎样去选择优秀的又适合孩子浏览的童书?”李瑞雪的头疼事代表了很多家长的心声。对此,陈苗苗也表示,“不知道怎样选择童书”是许多家长的困惑,许多所谓的推荐书目也其实不全面,不利于儿童阅读结构的良性建立。


“缺少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


具有中国特色的原创童书作品,在各大订货会上非常抢手。


在2018北京图书定货会上,中信出版团体旗下的“小中信”带来了《凯叔·声律启蒙》,书中附有扫一扫即可收听的二维码,是凯叔与孩子共同录制的“每天三分钟国学音频游戏”,让孩子在游戏时不知不觉积累国学知识,提高对语言美学的感知力,真正感受到中文之美。


“打开眼界的中国家庭不但希望孩子吸收全球教育的精华,也更加在乎孩子是不是可以立足本土、具有对本身文化的自信。”中信出版团体副总编辑卢俊这样认为。


同时,童书市场的细分趋势越发显现。纵观2018年童书出版,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说:“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些出版社将读者群锁定在2~ 岁的孩子身上,一股力量已经瞄准了低幼童书市场。”


今年年初,第二书房与北京市妇联联合启动了“第一书包项目”,该项目的专家团队用时半年多,从6000多册童书中屡次甄别遴选最终构成。“我们这个项目就是关注低幼儿童的启蒙阅读教育,孩子和书有最美好的第一次接触。”李岩介绍称。


陈苗苗是该项目的专家组成员,通过对市场的长期观察,她发现,理论上童书触及儿童心理学、认知科学、教育学等多个学科,可是,目前全部社会系统对童书的认知还不够深入,这包括童书创作者、出版机构和购买童书的家长,“缺少跨学科的视角和多维度的思考”。


记者采访中发现,我国童书创作的局限性在于,许多绘本作者都是从原来的儿童文学作家转型而来,这就涉及生产系统的转型。国外许多儿童绘本的作者本身是艺术类专业的设计师,有些玩具书的作者本身是相关专业的工程师,而国内的非专业性就使得童书创作有了很大的局限。


“如果只局限于儿童文学一个学科的话,那肯定发挥不出童书的整体魅力。”陈苗苗建议,把童书创作者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人材进行培养,可以从高校开始进行相干的培训。但是目前还缺少明确的路径,童书创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柳漾从业界角度认为,理性来看,我们应当顺着此时的大潮,挖掘合适自己的选题,做好每本原创作品,培养更多的创作人材,同时让有些以往并不关注“小人书”的大家也加入到给孩子们创作的行列。“只有这样,才能细水长流,出版更多更好的童书。”


(编辑:王怡婷)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过敏性鼻炎流涕怎么办
老年性关节炎能治好不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胃反酸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