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传媒人士点评2009年业内大事微博出现引

2018-12-06 19:21:20

传媒人士点评2009年业内大事:微博出现引人注目

国内

传媒人士点评2009年业内大事:微博出现引人注目 来源:中国青年报:admin

浏览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时间:2010年3月03日 01:25

传媒反映并在某种程度上塑造了公众对社会进程的看法。一些传媒人反躬自省,审视过去一年里中国传媒的表现。本刊特摘编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部分研究员的思考——

□对牛弹琴,弹琴的人要负主要

□红头文件色彩依然浓厚,以至于有些“合理”的禁都显得不够“合理”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只要不涉及国家机密,都必须始终坚持公开透明

白岩松:央视主持亾

陈小川:中国青年报总

敬一丹:央视主持亾

刘连喜:央视国际负责亾

陆小华:新华社研究所所长

尹鸿:清华大学与传播学院教授

胡智锋: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俞虹: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朱虹:广电总局办公厅主任

张志君:中国教育电视台研究室主任

喻国明: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

时统宇:中国社科院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经济危机与振兴

白岩松:金融危机,让中国传媒的视角变得更加国际化,间接地使受众更以世界眼光来看待中国的处境。与此同时,媒体心照不宣地以各种方式,制止了中国有可能产生的骄傲。

陈小川:在经济企稳回升的迹象初显时,几乎全球主流媒体都抛弃了“坏消息就是好”的观念。中国媒体在世界性经济灾难面前同样表现出可贵的理性,特别是主流媒体并没有仅仅痛骂华尔街,而是致力于传播“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但是也有昏话,诸如“去华尔街抄人才的底”,轻信“社会主义救全世界”之类,殊不知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艰难成功。

敬一丹:国外媒体在评选2009年度人物时,中国工人榜上有名。理由是,在经济危机中中国工人“保八”有功。这有点让人意外,也让我们有了一个对比。我们的经济报道,见数见事多,却不大见人,更不大有机会见到普通人。在经济危机中,人,普通人,受到怎样的冲击?有了怎样的改变?媒体似乎少有这样的视角。

刘连喜: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让决策者不得不直面我国经济发展中长期存在的顽疾——过度依赖出口,人民消费能力严重不足,而这背后更隐藏着社会福利制度不健全、社会贫富分化严重等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得不到根本的解决,经济的振兴就只是表象的、暂时的、没有根基的。希望决策者不要留恋于经济回稳的数字高低,而要将解决根本问题的决心坚持到底。

陆小华:权衡当前这个经济波动期,有一个不应忽视的标尺,即这是新媒体时代的金融危机,是新媒体时代的经济波动。当下,传媒对人们的影响超出以往任何一个经济波动期。因而,分析经济波动的形势,设计挽救经济的对策,都不能不考虑传媒影响、信息消费方式、信息利用能力等变量。

在经济波动期,普通公众更多地不是依据数据,而是参照对数据的解释而决定自己的消费行为。因而,传媒竞争的核心是解释权竞争,而不是单纯的报道权竞争;是选择与判断所形成的影响力在起核心作用,而不是单纯的丰富或快速在起作用。

“小沈阳”现象

尹鸿:总是众矢之的的春晚,却一直是中国流行文化的制造厂。小沈阳以其夸张、跨界、戏仿,提供了一种规范之外、雅致之外、常规之外的释放和快感,将二人转的草根娱乐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方面受到热捧,一方面受到冷批。其实,小沈阳本身也许并不该受到责难,应该受到责难的是,那么多媒体铺天盖地地“唯小沈阳”。文化是需要多层、多样的。天天给人吃麻辣烫,如同天天让人吃龙虾一样,不倒人胃口,也会造成营养的严重不均衡。

胡智锋:虽然上春晚之前,小沈阳已经很火,但观众大多数只能在“地下”一睹其“芳容”,春晚则给了他一个更耀眼的华丽光环,一个更主流的大雅之堂。小沈阳引发了大量的社会话题,一度成为舆论的焦点,这也让老百姓暂时忘记去探讨今年春晚的成功与失败。是春晚火了小沈阳还是小沈阳拯救了春晚?沉寂一年之后,留给电视媒体的问题依然还是:春晚应该靠什么来支撑?

刘连喜:引发争议并不奇怪,但实际上没什么好争议的,什么东西都是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放轻松些,老百姓生活本来就挺不容易的了,看个小品,笑了,就是的意义吧。总想一厢情愿地升华一下、煽情一下、说教一下,才是对老百姓智商的蔑视吧。

陈小川:小沈阳没有什么文化的微言大义,不过回归了本源而已——就是给受众带来快乐。

俞虹:这个现象再一次证明了央视春晚的强大影响力,并且从另一个方面引发警示:央视一寸口,地方尺丈沟!在春晚有限度、有意义诉求的小品表演,出现在一些地方媒体上时则是弱化价值意义凸显二人转特色戏份儿的表演,有的甚至在以突破底线的“笑声”换取收视率,不能不让人担忧。

二人转的传播语境,是小剧场、购票、成人受众、有限的空间和特定的观众,所进行的是有控制有限度的小众传播。作为一种地方文艺样态,有其独特的价值,但它是否适宜全盘进入开放的没有分级的大众传播媒体,无门槛地进行接收,是值得斟酌的。

朱虹:“小沈阳”现象的产生,说明社会需要“阳春白雪”,也需要“下里巴人”。这类节目在政治上无害、艺术上有创造,深受群众欢迎,应当给它以一席之地。当然,小沈阳要想走得更远,火得更长久,还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素质,不能仅仅靠模仿等三板斧。

央视大楼起火

胡智锋:天灾人祸总是引人关注,央视大楼起火损失惨重,令人唏嘘,遗憾的是这一惨剧在社会上引发的议论却少有同情,更多是幸灾乐祸,甚至是唾骂和质问。尽管这不乏百姓借此事宣泄对贪污腐败的愤怒情绪,但也不可否认其中包含了公众对媒体的某种态度。

这种情绪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所致,可谓由来已久。这值得我们电视媒体反思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在观众中形成的形象和角色,我们的担当是否到位?如何重建电视媒体应有的公信力和美誉度?

刘连喜:让人深思的是老百姓对此事的反应,恶搞的、幸灾乐祸的、看热闹的……一场大火测出了老百姓与中国这个强势媒体的心理距离。如何挽回失去的人心,或许比如何挽回火灾造成的损失更考验的见识和智慧。

广州礼仪庆典公司
童舞蹈服
SMT贴片加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