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十三五油气发展或呈十大态势

2018-10-13 03:27:48

经历了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的2014年,世界油气市场格局正在重塑,油气行业逐渐由新世纪以来的繁荣周期进入到不景气周期,呈现“四低”的特点:低价格、低回报、低投资和低成本。在这种情形下,未来几年世界油气行业会呈现何种格局?

专家分析,未来全球油气市场供需继续宽松,油气价格低位运行,国际油气竞合格局将从资源主导向技术与市场主导转变,亚洲作为重要买家在世界油气市场的影响将显著提升;天然气发展遇到阶段性瓶颈,天然气市场由区域市场向全球市场转变;油气行业投资回报率下降,石油公司进入战略调整期,重组整合可能增加。

世界石油供需将在变动中寻找新平衡,国际油价难回历史高位

2020年前,全球石油供应大于需求的态势仍将持续。2014年全球石油需求9244万桶/日,全球石油供应9320万桶/日,供大于需76万桶/日。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预计,“十三五”期间全球石油需求年均增速为1.1%,2020年将达到9900万桶/日;全球石油供应能力年均增速为1.4%,2020年将达到1.05亿桶/日,供应能力高于需求600万桶/日。其中供应增长主要来自利比亚原油恢复生产,伊拉克原油产量快速增长,美国放开原油出口后国内产量仍将较快增长等。低油价将严重打击页岩油、油砂等高成本非常规资源勘探开发,但实质性影响可能在2~3年后体现。

2020年前国际油价相对低位运行,总体趋势呈前低后高。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国际油价预测模型计算结果显示,“十三五”期间国际油价将处于相对低位,运行区间在40~90美元/桶,2020年将达90美元/桶左右。

未来轻质原油与重质原油价差将继续缩小。受北美非常规油气革命影响,全球轻质原油供应增长迅猛,但炼油结构不匹配造成轻质原油过剩,价格承压;同时重质原油需求仍保持一定增长,但供应增长缓慢,市场供需相对偏紧,支撑其价格。

全球天然气发展遇到阶段性瓶颈,供需格局转为宽松

天然气作为清洁低碳能源,一度被视为“21世纪桥梁能源”。但近年来全球天然气发展不及预期,主要由于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复苏缓慢,能源整体需求不振,导致天然气需求增速下滑;天然气价格相对高昂,特别是欧洲气价和亚太液化天然气(LNG)价格随油价走高而升高,削弱了与煤炭的竞争优势;同时可再生能源成本快速下降并大规模推广,给天然气发展带来巨大竞争压力。

“十三五”期间,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速有望小幅反弹,预计此间世界天然气需求增速可反弹至2%,2020年需求量达到3.96万亿立方米。

未来全球LNG市场供需宽松。2015年开始,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和莫桑比克等国一批LNG项目将陆续投产,2015年将有6~7个项目投产,新增液化能力约4000万吨/年,2016年新增液化能力1.2亿吨/年,2018年新增液化能力1.6亿吨/年。随着产能大幅增加,全球LNG市场将逐渐宽松,甚至供大于求。

这种形势下,亚洲天然气价格有望回落,欧洲气价以稳为主,北美天然气稳中有升。亚洲与油价挂钩的天然气长期合同价格将有望降至1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下,欧洲天然气价预计保持在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

油气仍占据能源主导地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或放缓

随着油气价格下降,油气竞争力增强。按照可比价格,2014年底布伦特油价降至64元/百万英热单位,欧洲天然气价为43元/百万英热单位,风能价格为118元/百万英热单位,太阳能价格为50元/百万英热单位。高成本且技术成熟度不高的可再生能源将直接受到冲击。

截至2013年底,全球石油、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别为2382亿吨和185.7万亿立方米,储采比分别为53.3和55.1。未来较长时间内油气仍是全球能源供应的主力军,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所占比例仍将保持在50%以上。

煤炭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将下降,2014年,估计全球一次能源总消费128.99亿吨油当量,其中煤炭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为29.66%,比上年下降0.4%。未来随着我国、印度、美国、德国等国煤炭消费下降,煤炭需求增长将低于全球能源消费增速。

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将放缓。根据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年度平均投资将超过2300亿美元,但低于2013年的2500亿美元。其中政府和民众越来越关注水电站工程的环境影响,水电远期看来增长不乐观;风电除中国、美国大力推动外,加拿大、巴西和南非市场也将较快增长;太阳能发电市场格局逐渐趋稳,我国光伏市场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终端市场,欧洲光伏年需求量在1000万千瓦左右。电动汽车进一步发展仍依赖政策支持和技术突破。

亚洲在世界油气市场地位提升,亚洲油气基准价格将逐步形成

由于历史原因,亚洲对国际油气价格的形成和制定缺乏足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也没有形成亚洲油气价格基准以充分反映本地区供需基本面。虽然亚太地区能源消费占全球总量40%,但定价权缺失导致了亚洲溢价,亚洲消费者长期承担着不合理的进口能源负担。

2014年12月,中国证监会批准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开展原油期货交易,这标志着国内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上市工作已步入实质性推进阶段。建立中国原油期货市场能更真实地反映我国及亚太地区新兴经济体的能源需求,传递正确的价格信号。

亚洲天然气交易中心也有望推出。近年来,亚洲地区供应渠道更趋多元,俄罗斯向中国供应进展顺利,美国、澳大利亚LNG出口,LNG供应量大幅增加,东非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LNG项目也瞄准亚洲市场。随着多气源供应格局的形成,亚洲市场已初步具备建立基准价格的条件。近两年,我国、日本和新加坡都开展了积极探索,计划建立LNG地区价格基准或推出天然气期货,这将为亚洲消费者争夺话语权和定价权提供必要基础。

国际石油公司进入战略调整期,国际油气竞合格局将从资源主导转向技术与市场主导

“控规模、保效益、压投资、削成本”将成为未来较长时期国际石油公司共同的战略主线。国际石油公司将进入降低投资强度、加强成本控制的阶段,具体表现如下:

首先,削减成本尤其是运营费用,道达尔日前表示到2017年运营费用将减少20亿美元,且将坚持执行每年20亿美元的运营费用削减计划;其次,坚决执行投资控制,2014年初国际石油公司公布的2017~2018年投资预算大多低于2013~2014年的水平,包括油砂、深水和北极在内的重大项目被暂停、重审或推迟,雪佛龙、壳牌、道达尔和挪威国家石油都表示2015年可能进一步削减支出、推迟业务,包括勘探、下游、巨型项目、北美非常规、LNG等;再次,加强重大项目管理,力争实现产量增长目标和提高投资回报率;最后,并购活动可能增加以重组整合控制成本,提升效益。

国际油气竞合格局将从资源主导向技术与市场主导转变。随着降低生产运营成本的需要和常规资源开发难度越来越大,勘探开发重点不断向深海和非常规领域转移,国际石油公司的技术优势将在未来竞争与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我国石油公司在国际竞合市场中也将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资源国油气政策将更加开放,国际油气合作空间加大

当前油气行业不景气,如何加大对外开放力度,放松控制,有效吸引外资将是未来资源国对外政策的主基调。墨西哥通过新的能源改革法案,允许私人及境外资本进入墨西哥能源产业;哈萨克斯坦将在未来5年内努力推进私有化进程;俄罗斯继续推进国有能源公司的私有化进程,计划将通过直接出售股权和股权置换的方式出售俄油19%的股份;尼日利亚将对国家石油公司重组,最多将30%资产卖给个人。

资源国通过出台优惠政策、改变合同条款、扩大对外招标等方式吸引投资。哈萨克斯坦通过修改投资环境相关法案扩大投资优惠,计划在2015年颁发50~100个矿产勘探许可证;伊朗积极调整合同模式,拟在2015年初颁布新的回购合同,改进投资期限、费用计算方式、成本回收等关键条款;俄罗斯小幅放开大陆架开采权,并将对联邦级战略气田开发权进行拍卖。这些都将给我国企业开展海外油气合作提供更多机会。

在低油价下,资源国一方面将加大出口力度,获取更多市场份额;另一方面,资源国出于短期考虑可能对外资油企收取更高的税费,会加重企业经营负担和风险。

能源政策更加强调低碳、清洁

在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的大背景下,各国能源政策更加强调低碳和清洁。如2014年奥巴马政府颁布了减排新规,提出到2020年全美燃煤电站实现减排20%;欧盟明确低碳经济转型目标,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至1990年的40%;中美两国2014年11月共同发表《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宣布加强清洁能源和环保领域合作,其中提出美国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目标,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计划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欧美可再生能源发展政策出现分化,尽管欧盟在2014年初确定“到2020年能源消费结构中可再生能源占比至少提高到27%”的目标,但由于经济不景气,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削减了可再生能源财政补贴。美国则坚持可再生能源扶持政策,奥巴马政府一直致力于发展清洁替代能源,向清洁能源领域倾斜的减税措施,还通过扩大开放公共土地,加速部署风能、太阳能、水能等可再生能源项目。

此外,各国纷纷出台政策鼓励天然气勘探开发和引进,我国和欧洲多国都发现了可观的页岩油气储量,多个国家都加大了页岩气开发力度,推进能源结构的清洁化。

乌克兰问题将长期影响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美国对世界油气市场影响力提升,中美寻求竞合新关系

乌克兰武装冲突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出现自冷战以来最严重的对峙。欧盟为降低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努力寻求进口多元化,加快与中亚、中东能源合作步伐;同时俄罗斯也加快油气东移南下,特别是与我国进入全方位能源合作新阶段。此外,低油价和西方制裁将使俄罗斯面临相当长时期的内外交困局面,其对世界石油市场和全球政治的影响力将会下降。

欧佩克的市场影响力将下降,美国影响力相应提升。随着技术进步使得世界油气勘探开发成本快速下降,低油价对页岩油、油砂等相对高成本的非常规油气资源的挤出效应将低于预期,欧佩克的影响力和市场地位面临巨大挑战。加之欧佩克内部各国对油价承受能力不同,内部分歧加大,甚至不排除在油价长期低位时分裂的可能性。而美国将出口原油和LNG,战略调整空间加大,对世界市场影响力显著增强。

中美两国在世界油气领域将面临更多的直接碰撞。美国通过能源独立和技术创新进一步增强了在全球政治和经济中的领导地位和掌控地缘政治局势的能力;我国得益于供需宽松形势下市场地位的重要性提升,将力求掌握能源合作主导权,更多参与全球能源治理,主张自身合理利益。中美两个大国需要在新形势下加强合作,才能保证各自的根本利益。

我国油气市场进入转折期,油气需求增速放缓,供需宽松常态化

我国石油需求将在新常态下呈现5个特点。一是经济对石油消费拉动减弱,石油需求将保持2%~3%低速增长;二是成品油消费将由过去的高增长、高消耗、高污染转变为低增长、低消耗、低污染,预计“十三五”期间成品油消费增速为3%~4%,相比2009~2013年6.3%的平均增速有较大幅度下滑;三是成品油消费增速继续分化,“汽高柴低煤多”特点将日趋明显,汽油需求随汽车保有量增长而有较大增长空间,柴油微弱增长至“十三五”末期前后达到需求峰值;四是成品油出口将逐渐呈现常态化和规模化,未来国内成品油供应量将随炼油产能建设而快速增加,预计2020年国内成品油供需富余量将由2014年的1466万吨扩大到4000万吨;五是以天然气和电能为代表的替代交通运输能源将加速发展,预计2020年交通部门的各类替代燃料消费量将由2700万吨增至8000万吨,但燃料甲醇、燃料乙醇和煤制油的发展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我国天然气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可能快于预期。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和价格提高,多数用气行业对气价极为敏感,部分行业的价格承受能力已接近极限。基准情景下,预计2020年我国天然气需求可达3000亿立方米,远低于政府3600亿立方米的规划目标。若没有新的鼓励措施和手段,2020年国内天然气供应能力将富余300亿~500亿立方米,需要政府制定适宜的政策和价格机制以加速推动天然气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我国油气行业有望基本实现市场化,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国内外石油和天然气市场供需宽松,价格下行,外部条件充分具备,市场化改革恰逢其时。《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提出要“推进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价格改革,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天然气井口价格及销售价格由市场形成,油气管输价格由政府定价”。预计“十三五”期间油气行业有望基本实现市场化,定价权将下放给企业,价格水平由市场决定,油气交易中心加速推出。我国油气市场与世界市场联动将更加紧密,将在国际市场上发挥与其油气需求和生产大国相匹配的作用和影响力。

国家将逐步放开原油和成品油进出口权。原油进口权放开后,地方炼厂有望消除原料瓶颈,实力规模将明显增强,成品油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销售环节经营压力显著增大。此外,随着混合所有制经济加速发展,市场竞争主体将更加多元化,企业将面临更大的结构调整压力和油品升级成本。

“一带一路”战略将为我国与周边国家能源合作提供发展机遇。我国通过实施“一带一路”、互联互通重大战略,启动亚太自贸区建设,建立亚投行、丝绸之路基金等,促进我国企业扩大投资和贸易,有助于在亚洲地区形成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深度融合,梯次转移的发展新格局,并为我国油企树立“大资源、大市场、大合作”的发展新理念。

导引牌
童梦天下90-120㎡户型图-佛山
碱性比重控制器图片
导引器
童梦天下120-140㎡户型图-佛山
深圳酸性蚀刻控制器
导引块
童梦天下三居室户型图-佛山
上海电子产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