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仙记 143 她的选择

2020-02-15 17:54:44 来源: 池州信息港

饲仙记 143 她的选择

蒋小苗对这样没头没脑的问话表示疑惑,邱大志便打开窗户说亮话,把覃兵营长带领的十营已经拿到了离开资格,并且带着十营大多数修士去了金溪要塞的事情说了,他是想知道蒋小苗会不会想投奔十营,毕竟蒋小苗的军籍是十营的。

本来邱大志以为凌天柱会考虑一下再答复,但是他没想到凌天柱毫不犹豫地说到:“我哪也不去,就跟着邱大哥你混吧。”

邱大志对凌天柱的态度很是惊讶,随后他笑了,蒋小苗不忘补充几句说到:“我只和我信任的人一起共度难关,就算是要冒险也无所谓,但是一旦我发现了有人对不住我,我翻脸绝对比翻书快。”

邱大志对此表示理解,高声对大家说到:“我也是这样的人,我对亲人和真正的朋友是绝对用命去维护,但是谁要是对不起我,我以后就不会留情。我和凌天柱两个算是一样的人了,那么我希望大家以后都是一起共度难关,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难得男神会说这样的话,蒋小苗刚才说得很认真,邱大志也一样郑重。这样也好,至少和价值观一样的人在一起战斗不会产生大的分歧。但是周围的修士听到两人这么说就各有心思了,虽说大家都是修士,做违背道义的事情可能会产生心魔。但是真是到了生死存亡或者面对晋升一个台阶,得到更多寿命的时候,谁敢说自己一定会守住本心,不去牺牲所谓朋友,同袍。

邱大志说这些话并不是为了附和蒋小苗,他是故意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在生死存亡的战争期间,他但求身边聚集的都是有情有义的同袍,那些只是想依附着强者生存,一旦发生危险就会离开的战士,他一个也不想留。

也确实因为他和蒋小苗的这番表态,当天本来依附他们的几十个低阶修士都离开了,投奔了兵营长带队的阵营。其中包括了蒋小苗原来就想放弃的队友卢辉和何星。但是那个愤青修士刘必成居然留下来了。他认为邱大志和凌天柱救了他的命,他绝对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所以他会跟在两人身边报恩。

邱大志对这样的人还算看重。委派了守关的任务给他,其余的修士也各自有了日常的任务。从正式出关的那一天开始,蒋小苗就正式成为邱大志身边最重要的人物。她大方地把储物袋里的大半丹药都交给了邱大志调度,让对她有看法的唐家修士都不敢再说什么了。因为现在丹药谁也不会嫌多。

只有一个原因让蒋小苗毫无心机地对相信邱大志,因为她实在找不出邱大志有一点对不住她的地方。既然如此,就要真心对真诚,这样就一起奋斗吧。她还有一些私藏,空间里的灵药。秘境中的小熊都是她的依靠,她给邱大志一些支持也是应该的。眼下烽火连天,能和自己信任的人一起战斗总比去那个比较陌生的十营好。

其余的修士见凌天柱才十四岁就达到了筑基二层的修为也不再小看她。邱大志见内里,外面的修士都尊重凌天柱。便把管理后勤的事情交给他。外面打仗的事情和女人无关,他主外,凌天柱主内,把自己下属的八百多名修士管理起来就可以了。邱大志没有封锁自己的气运,他希望在他的气运庇护下,他的团队能活下去更多人。蒋小苗也不喜欢见到血腥场面,管理后勤对她而言却不是那么好做的。

敌军并没有攻过来,黑漆大营这一带是相对太平,要塞基本成型,但是把自己这边的城墙修得坚固些,再布置些阵法什么的进行保护。每天每隔两个时辰,北门由一组修士,一共三十六人进行巡逻,监视发现敌情,其余的修士分成若干小队可以承担基建的任务,也可以去外面寻找资源。

黑暗中的星域潜在很大风险,就算是有界碑存在的地方也不安全,随时会发生战争。邱大志希望每日天黑前这些修士就必须回来,但是如此一来,收获也很有限,日子久了,不用敌人来攻击,他们这些没有丹药和法器补充的修士连驾驭黑石板飞行的力气都没有。

黑漆大营的四股势力也在争夺大营的控制权,邱大志这边还顾着张副将,毕竟张副将手中有战船,他不会放弃和张副将这边的结盟,这样他这边需要的资源就更多了,压力不是一般大。在短暂的太平期间终于有了大胆的修士小队三天未归,带来了整整七个储物袋的资源,他们都是三营的同袍,很厚道地拿出了三个储物袋的资源交给蒋小苗分配。

蒋小苗把这些资源整理之后,按照邱大志对唐家培养的修士约束甚多,他们都不被允许去远处寻找资源,一时间他们这群人成为最憋屈的修士,不能靠自己的能力去获得更多的资源。蒋小苗的后勤工作做到了第四天,小熊便跳了出来,在小熊嘀咕完毕,蒋小苗的心思就活络了。

蒋小苗知道这场战争有多么险恶,也知道这片战场被敌人全面封锁了,所以积攒更多资源打持久战也许是求生的唯一途径。想在这片战场获得更多的东西,就不能安然守在这里,甚至还要寻找到一个新的据点留下一条转移的后路,敌方显然知道黑漆大营的存在,战火一定会烧到这里来,早一天准备就有更多活命的机会。她必须向邱大志提出要求,她要外出寻宝,其实也是在寻求一条后路。

为了说服邱大志,蒋小苗拿出了珍贵的私房食物请邱大志享用,连餐具的布置都如同和平时期一样闲逸。应该说在如今的情况下,这是真正的奢侈了,邱大志看到后非常感动,用极为优雅的用餐回报蒋小苗热烈的眼神,仿佛知道姑娘看上了他一般。

看到邱大志很享受地吃完爱心餐,蒋小苗就趁机提出来要求:“邱大哥。我想组队出去一趟,多捞些资源回来,我们的储备都没有那些人多。我运气很好的,连魔鼠方阵都干掉过一次,所以有把握把东西带回来。”

邱大志此刻的心情本来很不错,但是被蒋小苗这么一说,他的幸福感就消失了。他不容商量地说到:“不准去。这个没有商量的余地。”

蒋小苗看到男神发怒的样子中也带着一份狰狞,立刻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邱大志怕蒋小苗被吓到了,马上安慰她说到:“对不起。我太凶了一些,其实我是觉得黑漆大营在大战之后没有受到攻击的太平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你不能出去冒险,还是好好留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

蒋小苗很顺从地答应了。但是心里已经决定去冒险了,她不是娇滴滴的小女子,要由邱大志保护,她是要当战神大陆第一位女战神的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必须有。现在该是组队的时候了,她需要找合作的伙伴,第一人选就是同为十营修士的张金元。

这个张金元也挺有意思的。他自己组织了一个队伍去做清扫任务,任务结束后正好遇到了罡风。他们躲进了一处战场,被魔藤攻击,最终活着回来的只有他一人。

这次十营能够顺利得到离开的名额,需要归功于这些无主的清扫牌。张金元身上当时保管了全体修士的清扫牌,那些人陨落之后,这些清扫牌他全部交给了覃兵营长,让十营完成了任务。事实上异族反攻开始之后,除了提早到达的十营可能完成清扫,其余的营队都不可能完成。三营整体并没有陨落修士,但是他们还是差了三十几次任务,十块清扫牌。战斗打响后,界碑成为了防御的重要资源,黑漆大营根本不会再拿出来给修士完成任务用。

经历了这次生死劫,张金元内心极度不安。他不想跟着十营离开,主动留下来照顾两位队员的同族兄弟,那两位修士的修为才练气七层,没有人照顾一定会被当作炮灰消耗掉。张金元是筑基二层的修士,又靠着龙虎卫士团,他带着两人,算是给亡者了一个交代。覃兵营长没有阻止张金元的自罚,他给张金元留下一些资源就离开了,临走之时还嘱咐张金元好好照顾凌天柱。

蒋小苗出关之后也和张金元说了些话,作为金牌小护士,她学过一些心理学知识,知道张金元现在是在心里创伤的恢复期,就任由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终时间会抚平一切。

现在蒋小苗要外出寻找资源,自然要拉住他。当她说完之后,张金元却拒绝了,理由还是要保护两位队员的同族兄弟。蒋小苗对于两位好友的态度很不满,一个把他当小弟保护,一个是拿着挡她,她要不要出去呢,答案是肯定的。

蒋小苗在后勤混了几天,除了自己原先的四个队员,她还真的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幸好那头黑背飞鸢被黑漆大营送给了她,她便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隐身在这个小东西身上去冒险,不是有一个尼尔斯骑鹅旅行记吗?她蒋小苗也可以骑着黑背飞鸢去闯一闯。黑背飞鸢的速度可以是筑基修士的两倍,而且是本土妖兽,被攻击的可能性很小。

主意拿定了,蒋小苗以要修炼的名义在晚上把自己封闭起来,实际上是骑着叫小呆的黑背飞鸢出去了。小呆如今是非常喜欢讨好主人,它在黑夜里飞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蒋小苗附在小呆的翅膀上,小呆就凭着本能起飞,向一处清扫过的战场飞去,蒋小苗问过了,那片战场是出产灵药的,可能还有矿脉存在。

蒋小苗在自己的空间里好好休息一晚,清晨醒来的时候,小呆已经在自己觅食,一些银色的灌木上长满了血红的果子,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蒋小苗出去之后也不客气,直接采摘了一个品尝。不好吃,像塑料的气味,但是灵气蛮足,蒋小苗看了看,这种果实还是挺多的,于是她变小了身子,在小呆的掩护下采摘这些果子,直到这一小片灌木中的果实全部采摘完毕。小呆傻乎乎的,还以为是主人给它存口粮,等主人摘完果子,它又带着主人飞向更远的地方觅食。

一只黑背飞鸢在林子里觅食,落入了三目人异族的巡视眼之中并不是什么军情,他们便没有对小呆采取措施,这样借着黑背飞鸢的掩护,蒋小苗在这片战场上采集了不少鹰嘴星域特产的灵药和灵果,并且发现了一条灵石矿脉的尾段。

小熊对灵石矿脉非常敏感,它钻出来之后就对着灵石矿脉猛吸。死气袋秘境可是一个特大的储物袋,装几千万块中品灵石是随随便便的,连隔壁据点的三目人异族都觉察到了灵石矿脉出现异常,无数灵气往傍边的地域流失。三目人异族赶紧派兵去隔壁的地界,但是除了一只黑背飞鸢妖兽,他们没有看见任何活着的生命。既然这样只能抓黑背飞鸢去顶罪了,小熊看见情况不妙,赶紧通知正在采掘灵石的蒋小苗逃跑。

蒋小苗命令小呆玩命地逃跑,自己又再度躲进了空间,可怜的小呆身上中了一只精铁箭,飞到黑漆大营就栽下去了,还是降落到一营和七营的那一边。正当这些修士打算把昏倒的小呆给扒皮红烧的时候,蒋小苗找机会出现了,非常气愤地说到:“谁敢动我的坐骑,我跟他拼命。”

一营和七营的人都认识凌天柱,一营的人受俢华的影响到很讨厌凌天柱,看到他出现了便都出言辱骂,蒋小苗才不管他们呢,抱起小呆就走。一营的修士顿时都怒了,全部拦到了凌天柱的面前。

蒋小苗不想惹事,从储物袋里摸出了几枚小呆的口粮果子,大声说到:“这些是赎身钱。”未完待续

ps:抱歉,今天太晚上传了,我们单位的国企改革开始了,今天一直在做相关的事情,或许不要多久,我就是自由业者了。改革一定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要是环境越来越差,会有更多人选择离开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