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极

2019-06-25 06:06:42 来源: 池州信息港

“我很想你。”铭起强忍住伤势将刺雪紧抱在坏,眼泪不停滴下。刺雪张口说话,铭起却只能看到唇动而无音,不过通过唇形铭起知道刺雪在说:“以后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完后,刺雪一笑,一笑过后一切都不在,铭起抱住的只是一团空空荡荡的空气,而刺雪的身体依旧躺在血海之中没有丝毫动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刚才不就未来,封惜惜看到的未来!”铭起在血海里痛苦咆哮,从刺雪体内突然射出一束白光没入铭起体内。是泰鸿古羽,在它没入铭起体内之后,整片血海朝铭起涌来,并着那些能量,不绝不休。铭起冥闭住双眼,极力保持清醒,喃喃道“毁灭规则,毁灭规则之后束缚刺雪的规则才会消失。”说着仰天咆哮,覆盖着大陆的血海更快地向铭起体内凝聚,当一切都尽归他体内时,一股无法言喻的力量在体内涌现,一切法则在铭起眼前清晰,但那就似细绳一样,铭起只觉得动一动身躯都能轻易挣断。“开世。”铭起沉声一念,额头浮现白光,随即身躯开始膨胀,越来越大,不可想象的巨大,随着膨胀各种能量也在涌出铭起的身体,直至他的身体已经耸入星空,脚下的大地看上去不过几步之地时,这膨胀才止住。“大地和规则,给我消失!”铭起怒吼一声,一脚踏在了大地上,比一百零八踏天步恐怖无数倍的一脚,顿时让大陆四分五裂,破碎之时,铭起意念一动,身上的能量便环绕住了刺雪的身体,并包裹着缓缓托起。规则的大网被撕开了大口,破碎的大地不少开始分解化作了黑暗,不过还是有极大一部分再破碎后缓缓凝聚。铭起伏下身子,猛一拳再砸在了地面,轰鸣声响彻星空,巨鸣和风暴不断向星空中散开,这一拳,使大地不成模样,粉碎成了无数的碎片,而铭起也在喘息,缩小了身体之后,铭起没入碎片之中,左冲右突,每一拳扫过,就会毁灭大片的大地碎片,剩下一片黑暗。这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没有了岁月,时间也无法计算。但铭起终于成功了,将整片大陆和规则毁灭,当他尝试从体内将刺雪神魂所化的能量取出并重塑新的规则将她复活时发现,这并不能办到,作为新开世的他竟然不能办到!“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是开世,不可能做不到!”铭起怒吼了一声,眼泪再眼眶里滚动了很久,忽然似没了骨头,身子一软跪在空间之上,沉沉低下头来。渐渐那些死在自己手里的人开始再体内呐喊,尤其是那些在记忆里永远无法抹除的故人,侵入他的意识深处,来责备铭起做的一切,那些死去的仇敌也在此刻得逞大笑。“啊~”铭起疯吼了一声,可是只剩下这片的黑暗并不能给他的疑惑答案。一切都像是他自己的愚昧所导致,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让铭起在空间里如是疯狗一般的乱撞。朋友,亲人,兄弟,亲手杀了他们的结果就是依旧本能复活刺雪,铭起无法承受这个现实。他并没有在意到,黑暗,开始一点点凝聚,已经庞大到覆盖星空,“还是我赢了。”黑暗之中传来声音,应该不算声音,是没有任何变化或者规则意念波动。刚刚装入空间裂缝的铭起猛然抓住了空间裂口的边缘,从中走出吼道“救她,我愿意做任何事!”“你会错意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我已经得到我的本体,你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相反你现在的身份是新开世,你和我的关系,就是一者生,一者死。”黑暗再度传来毫无情绪的意念波动。随即在黑暗之中一个光点渐渐放大,混沌又道“开世,到是我赢了,恢复本体的就是混沌,不再有任何我讨厌的规则,要毁灭你不在困难。”本源之灵开世道“我说过,你我的胜负在天地创下之时就已经注定,现在你的对手是…”话未说完,黑暗吞噬过去,光影瞬间消失了去,混沌道“我说过他不配。”在混沌拒绝之后,铭起的世界再度茫然,痛苦,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在等着混沌来取走他的性命。混沌的黑暗一点点向铭起笼罩过来,或者说不是黑暗,只是一片朦胧的无相之物,并无形态外界的光线落在其上并也会被吞噬,因此是黑暗的。他道“在那时我被击中了,确实差些被毁灭,我脱离了**后,就只剩了一团意识,看着你毁灭规则,让我**复活,铭起,还得多谢的努力,刚才毁灭了规则,费去不少力量,就算你是开世,已经不不能再战胜我。”铭起就静静坐在那里一动动,双眼流出的泪在空间里一点点飞起,悬着一颗颗,映折着星辰之光,俨然也成了一颗颗星辰。他的意识处在了自责深渊,茫然而痛苦,忽然手心一疼,铭起侧过头,月牙已经在他手掌上划下一道伤口。看见它,就似看见了自己的一声,从十岁到如今,痛苦中,铭起似找到了一点微光,若有所悟地坐起,看着前方黑暗,又看看手掌已经消失的伤口,再向星空望了一眼,眼里的泪水也不知何时消失去了,喃喃道:“真的恍然如梦。”混沌近到铭起身前,道“还打算顽抗?你已经不可能和我抗衡。”随即混沌将铭起吞没,在那混沌之中,只能感受到混沌,一种无拘无束,无色无相。没有任何规则,任何存在都没有具体证明,因此似是存在又似并不存在,甚至铭起的意识也在一点点陷入混沌,身体的也在和这混沌一点点相融,皮肤一点点模糊了去,身子四周的各色能量,一同在一点点模糊。就在他的意识要完全融入混沌,不再存在时,从混沌之中,走来一个女子,铭起只是感受到她身上散出的光辉,才睁开眼,刹那间那些混沌的感觉全部消失,铭起一跃而起,直扑向前方的刺雪。两人拥抱在一起时,铭起清楚感觉到了刺雪的存在,泪如泉涌般地落下,不知不觉四下的混沌也在消失化作一片白蒙,刺雪道“铭起,这里在我神魂内,我神魂化作的能量包裹着你的意识,刚才你的意识险些被混沌吞噬,还好我在化作能量之前,留下了一丝神识在这里。”铭起没有做声,只是在颤抖中抱刺雪抱得更紧,她温柔说道“你已经接受了,接受了我不能复生,从刚才月牙割伤你那时,你之所以被混沌吞噬不去反抗,只想在这里,再见我一次是吗?”依旧没有回答,铭起紧紧把嘴唇贴在了刺雪唇上。有人说,美丽的瞬间,即是永恒,铭起心底只愿,这是永恒。有人说,分别只为下次再见,铭起只想,这不是诀别。没有众神存在的地方没有祈祷,铭起却在心底虔诚地许愿,随着唇上的温暖一点升入星空,化作了一颗星辰。白蒙的世界已经曲终人散,只剩留下的一句话在迂回:“铭起,这团是我的神魂,你的意志越强它越强,保护好它,保护好我,未来真希望能和你去天涯…”“海角。”白蒙溃尽,铭起的意识在归于体内,身处在那混沌的中心,一丝丝的感觉开始从月牙和铭皇传出,而他身上在不断化为混沌的各色能量再月牙和冥王上凝聚,混沌被撑开一大片来,铭起道“混沌,你活着的快乐就是一直扩散,去将一切化作混沌,开世想的是有了规则,形态,意识,情爱的世界,而你却是无规,无形只属于模糊。”“两者的矛盾本身只有一者毁灭才能得到解决。”混沌不断凝聚,混沌的力量越来越强,不少已经侵入各色的能量。混沌道“难得你明白,我说了,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真的恍然如梦,恍然如梦。”铭起似老僧顿悟地念了两次,声已苍老,随后,月牙和冥王中同时响起两器灵的吼声,并着铭起的身上迸发的各色能量瞬间让混沌之中满布光彩。“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可能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混沌怒吼道。铭起缓缓从混沌光中走出,道“规则并没有真正毁灭,在月牙和冥王里我才感应到这一点,它们来自天外,天外的规则,也就是这片星空,我的故乡称之宇宙,一个世界的规则毁灭,宇宙的规则却还在,它凌驾世界。”“当年的开世,也只是来自宇宙里某个世界的巨兽,并在这星空和你混沌之中开辟了世界,我的力量并非开世,而是来自月牙和冥王之中的规则。”说完铭起一步跨入自己的能界之中,从他身上分离出的一部分能量缓缓落到地面,幻化出刺雪。铭常凡和铭雪若赶过来,是激动地哭出声来,铭起道“照顾好你娘,和混沌的纠缠该结束了。”说着这个能界直接浮现在了混沌之中,那些纠缠这彩光同时涌向世界中心的冰棺。那是铭起看到前世界的所有规则脉络,在各色之芒注入冰棺之中时,所有脉络若活了一般,徐徐飞离冰棺,四散,是各色的,不可言喻的美,铭常凡和铭雪若也为这一幕若深深震撼。数之不尽的丝线不断蔓延开,这个世界在星空中也在不断膨胀,朦胧的混沌的在那些丝线蔓延中,不断消失,他惊恐不甘声一点点弱下,直至一声笑声消失,所有朦胧消散,大陆扩展到辽无边际,那些规则,不在可见,天空出现,不再是深邃浩瀚的星空。混沌几句大笑在大陆仅有的三人耳中响起“就算我被你毁灭,但是终有一**的世界和规则会崩溃,混沌会再现,我也将复活,虽然我不会再是我,不会再有你们的记忆,但那就是混沌,那就是我,那就是我!哈哈哈哈哈。”“那会实现,轮回之中你的重生和毁灭是必要的,但那时,铭起不再只是这个世界之主。”铭起对着初归湛蓝的天空说道。铭常凡拉着哥哥大喜道“哥,你看!”放眼一看,这片大地已经蒙上了一层嫩绿,一条长河从远山而来,没入无边的原野,一个个光团在大陆上浮现,走近看,正是一个个人类,铭雪若和铭常凡在这些光团里,看见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圣罗,铭皇,铭洪,潜问,血珀,幻狐,朱雀等等,唯独未有应柔和刺雪。铭起给予了他们新的一生,除了性格,一切都是全新,血脉,身世,包括记忆。而大陆之上遍布这样的光团,各种生灵在其中孕育,有丑有美,有大有小。兄妹俩欣喜过后,看向铭起,大地已空空,刺雪的身体也不见,铭雪若脸上的笑容凝固,大呼道“爹,你在哪儿?”只见天空一个光点一点点落下没入铭雪若体内,天空中响起铭起声音“雪若,常凡,雪若的元阴已经回到你体内,这世界就给你们了,爹要去找复活你娘的规则,今后这世界的神明,就你们两人,你们可以和人类婚育,却永远让任何人涉及修能,永远别教他们。”“爹,你去哪儿?”铭雪若大喊道。“去星空,名叫宇宙。”之后,任铭雪若和铭常凡如何呼喊,也在没有回应,天空依旧蔚蓝,铭雪若望着,透过滚动的泪珠,那天空在一圈圈的波动,铭常凡保住铭雪若,道“爹会回来的,一定会。”星空之中,那白发男子如流星一般划过星空,背后一把长刀,一把长剑,他没入星空,很快落到了一颗绿色的星球之上。“刺雪,现在我并不自由,束缚我的…是孤独。”。。。。。。。。。。。。。。。。。。。。。。。。。。。。。。。。。。。。。

鄂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牡丹江好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湘潭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