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中国足球的双城境界京津足球的恩恩怨怨

2019-02-26 20:30:58

中国足球的双城境界:京津足球的恩恩怨怨

集体自豪感的宣泄

有人开玩笑说,当太阳西沉时,天津人就能感觉到雄踞北京的“大裤衩”的巨大阴影沿着朝阳路向东一直向他们笼罩过来。“和谐号”高速列车把两个城市变成了各自的郊区,北京和天津正在融合。融合的结果是什么,是彼此强化认同,还是失去自我,成为附庸。

天津人绝不甘心慢慢失去自我,他们势必在某一个领域,做出心理上和群体意识的反应和折射。足球创造的就是一个既虚幻又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只会出现在比赛所营造的那个氛围里。

在这样一个“另外的世界”里,球迷释放的是一个“另外的我”。这种释放拥有一个共同的使命:支持自己的球队。因此,当球迷走进这个世界中,他就变成了一个使徒,被赋予了一个富有象征意义的使命。他们为了自己的球队需要和对方球迷阵营“战斗”。

或许是因为足球容易成为表达地方自豪感的工具吧。球迷聚集到一起时,他们彼此之间那种强烈的认同感汇集成一种集体自豪感,然后他们就需要把这种感觉尽情发泄出来。所以他们会统一呐喊,会一起破口大骂,会一起跳起来,总而言之要通过各种统一的肢体动作和语言把那种共同的情感表达出来。

这是只有球迷才能经历的一个奇特世界。当比赛结束后,球迷解散回到各自的家中,这个世界也就消失了。当他们下个比赛日再聚集到一起时,这个世界就又回来了。

天津人和北京人平日乘坐“和谐号”来往时,他们感到的是一种生活便利带来的幸福。天津距离北京更近了,生活更方便了,或许他们还设想将来天津和北京能够成为一个城市。但到了足球场上,球迷感受到的是自己的“领地”受到了威胁,以及一种“自我迷失”的危机,是一种触动自己潜意识心理的焦虑和痛苦。他们急需通过对对方足球的打击来表明自己身份的独立。

阵营分野决定归属感

这种情感其实正是西方一些地区“德比”战中球迷正常情绪的反映。比如,英格兰东北地区纽卡斯尔联队和桑德兰队之间的德比。纽卡斯尔是个大城市,桑德兰几乎已经沦落为它的一个卫星城。平日里,一个纽卡斯尔人到桑德兰不会碰到麻烦,但到两队比赛那天,另外一个世界就降临了。一个纽卡斯尔人如果身穿球队队服走在桑德兰的大街上,几乎百分之百会遭到对方球迷的攻击。

又如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平常是个安静祥和的古老城市,但一到凯尔特人与流浪者队同城“”德比那天,整个城市就会变得凶险无比。当一个西装革履的白领穿上自己球队的队服时,那种集体的使命感便降临到他身上,他于是就变成了一个“战士”,随时要为自己的使命而投入“战斗”。

所谓“战斗”并非真刀实枪的火并。英国过去的确发生球迷之间的大规模打斗,也曾有球迷被刺杀。但随着警方监督力量的加强,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球迷之间在球场内外的集体对抗已经越来越和平了,往往就是互相大喊几嗓子,输球方或许会很文明地骂两句。

散场之后,双方球迷各有固定的酒吧可去,于是大家浩浩荡荡喊着口号赶去畅饮啤酒。如果个别球迷“越位”闯到了对方阵营的地盘,那很有可能就要为自己不守规矩而付出代价了——一般是被围住指着鼻子狠狠羞辱一顿。

呼唤真正双城竞争

有人说,足球就是对抗。这不是指赛场上敌对双方的竞技较量,而是双方球迷阵营之间的精神对垒。有足球的地方就有对抗,比如巴西和阿根廷、德国和荷兰、荷兰和比利时、英格兰和阿根廷、日本和韩国、皇家马德里与巴塞罗那、曼联与曼城、利物浦与埃弗顿,对抗遍地都是。正是这种对抗塑造了现代足球。

这种对抗是足球文化中精髓的内容,里面包含了快乐、归属感、集体身份认定等足球文化的基本理念。

我们京津足球的对抗,显然不是完全西方足球意义上精神对峙。我们的足球俱乐部的存在土壤不在社区,很难在一个大的群体中酝酿那种统一的归属感。并且,我们的足球不是“以快乐为本”,不是“为球迷服务”,这从根本上决定中国足球与西方的本质区别。

在京津足球的对抗中,“集体身份认定”是有一些的。在天津泰达球场内,在任何一场足球比赛开始时,天津球迷都会齐声高呼:“国安,XX!”这种已经固定的仪式是在传达一个强烈的信号:北京,我们是天津。

足球引发对抗,这是足球的本质,是一个铁律。京津足球对抗在中国已经具有典型的代表意义,但内容仍显空洞。这是因为我们中国足球的文化缺失实在太多了。

因此,中国职业足球,要想真正职业化,首先需要的,是城际之间的足球对抗,在城市文化层次上真正把对抗进化为竞争,成为不断互相促进和融合的持续动力,而这一步,任重道远。

莲花清瘟颗粒适合儿童
发热高烧不退怎么看
孩子便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