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雪鷗說當時收費員沒有說話她搖上了車窗將

2019-06-07 07:08:59 来源: 池州信息港

  据中国之声《晚高峰》报道,停车交费,对于所有的司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因为交费金额与收费员发生摩擦,也在所难免,为摆脱收费员强行驶离的司机也大有人在,有临时停车场、街边停车位的收费员说,几乎每天都能遇到。可是这强行驶离的危险有多大?答案非常严峻——人命关天。

  29岁的女子杨雪鸥,因为在北京西单大悦城的京联顺达停车场内,因停车收费问题与停车管理员丁某发生纠纷,在丁某手拽车门继续索要停车费情况下,快速驶离,导致丁某被甩出倒地,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杨雪鸥被控故意杀人罪,她的父亲也因为事发后带她离京,涉嫌窝藏。日前,父女俩在北京二中院受审。

  走進法庭的楊雪鷗戴著眼鏡,比較瘦,很柔弱、文靜的樣子,很難將她的形象與故意殺人罪這樣重的罪名聯系在一起,她向法庭供述,今年1月27日晚上8點左右,和女伴一起到西單大悅城逛街,將車停在大悅城地上停車場,9點多鐘準備離開,一位收費員過來收費。

  杨雪鸥:他把夹在车窗上的条拿走后说跟我要40,我说我没有停那么长时间,我以前在这里停过,用不了那么多钱,我说我给你10元,不要票了。

  杨雪鸥说,当时收费员没有说话,她摇上了车窗,将车调头。

  杨雪鸥:他就跟着我的车,一直跟着走,当时他的手拉在我的左侧车门上,后来我把车头调转之后,看到他拉着我的车门就停了一下,我看他也没说话,也没敲窗户,往后退了一下,我就以为他不管了,我就直接开车往前走了。

  公诉人针对事发的过程对杨雪鸥进行了讯问,杨雪鸥承认,她所提出的给10元不要票并没有得到收费员的同意,而她离开的速度大概有60迈。

  公诉人:点了下刹车,又开走,开的速度快吗?自己判断一下。

  杨雪鸥:比平时要快。

  公诉人:为什么开这么快?

  杨雪鸥:因为我就不想跟他纠缠,想赶紧走。

  公诉人:想赶紧摆脱他。

  杨雪鸥:对。

  出庭作证的鉴定人证实,从案发现场录像判断,杨雪鸥几乎将油门踩到底。

  鉴定人:应该是踩的比较深,或者是接近踩到底的程度。

  杨雪鸥的这脚油门惹了大祸,导致丁某被甩出倒地,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杨雪鸥被控犯故意杀人罪。在法庭上,丁某的妻子质问杨雪鸥,“你让我和两个孩子以后怎么活?”向她索赔88万元。

  杨雪鸥的辩护人强调,本案发生过程中没有因为停车费问题发生口角,也没有辱骂等过激行为,没有引发冲动杀人的诱因。杨雪鸥没有杀人故意。

  辩护人:从杨发动汽车驶出停车场后停车观察丁某是否拉她车门这一细节可以看出,她没有杀人故意,应承担过失犯罪。

  杨雪鸥在陈述时说,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是家里给解决,在看守所这段时间,独自面对,想了很多。

  杨雪鸥:我小的时候我爸常跟我说,遇到什么事首先站在别人角度为别人考虑,就能减少很多矛盾发生。我要向被害人道歉,我站在他们的角度,我比他们幸运,因为我还能见到我爸,不管怎样,他老了我还能照顾他。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

  法院没有当庭判决。

月经颜色淡怎么调理
月经颜色发黑还少
月经有小血块怎么办
本文标签: